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爱也不说的男人 > 第二十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爱也不说的男人 第二十章 作者 : 白暮霖

    明茱柔扛着行李,她没有找饭店下榻,反而来到林淑美独居的社区,按了电铃。

    福嫂隔着铁门询问:“这位小姐,请问你是?”

    “我姓明,可以见见杜太太吗?我有事要拜访她。”

    福嫂知道她的身分,脸上带着防备色彩,“太太在休息,她不见任何人。”

    “我可以等她醒来吗?”

    “恐怕今天不方便,你请回吧!”

    “没关系,谢谢!”青铜门阖上,吃了一顿闭门羹并没有对她产生任何挫败。

    好吧!有一点挫败,没有好的开始,总会让人泄气,但这只是短暂的而已。明茱柔绕到安全门,幸好这种大楼的安全梯是旧式格局,坐在安全梯上可以看见来访的客人,当然也可以看见屋里出来的人。

    她什么优点都没有,就是有耐心,接下来就得看谁的耐力足了!

    福嫂倒完垃圾回到楼上,看见仍坐在安全梯上的明小姐,只能点点头算是打声招呼,看她把小说摊在腿上,似乎把安全梯当成自家书房了。

    “明小姐,这么晚了,我们太太不会见你的,你要不要找间饭店先休息一晚,明天来再说吧!”福嫂看着她放在身边的行李箱,总觉得不说点什么会心里不安,“还是你要我帮你通知我们家少爷?你来台湾我们少爷知道吗?”

    明茱柔撑起笑容,干涩的眼睛却泄漏了疲惫,“我跟他在机场大吵了一架,他因为我私自跟他母亲讲述病情这件事,非常生气。我想,我们未来的路会很困难。”

    “这──”

    “福嫂,你倒完垃圾还不进来,在楼梯间说什么?”刚出去时,福嫂只轻轻的带上铁门,林淑美坐在客厅里,当然把他们的对话都听进去了。尤其是她这么在意外头那女人。

    “太太,都快十点了,我们要不要──”

    “请她进来吧!”

    果然,明茱柔知道她刚才讲的话是重点了。

    “明小姐,你快跟我进来吧!”

    “好,谢谢!”剎那间起身,头晕目眩,幸好她捉紧扶手,才不至于跌得四脚朝天。

    “明小姐,你还好吧!”福嫂吓一跳,连忙向前扶住她。

    “没事,只是蹲坐太久,血液循环不顺。”顺着呼吸,明茱柔才慢慢拖着行李走进杜宅。

    “你吃晚餐了吗?”

    明茱柔的肚子比嘴巴回答得更快,抢着“吐噜”叫起来,“不好意思。”她红着脸。

    “福嫂,你去下碗海鲜面!”

    “好。”

    “那麻烦你了!”明茱柔朝福嫂点头道谢。

    福嫂转进厨房后,林淑美指着沙发,“坐一会儿吧!”看明茱柔坐下,她才继续说:“你今天等我一整天,到底想说什么?你在电话里说的还不够吗?”

    “如果将来我有机会当母亲,应该会和你一样,都想要给孩子最好的!”

    “所以呢?”她为自己倒了一杯玫瑰花茶,同样给明茱柔一杯。

    “人们藉由婚姻的仪式来证明彼此相爱,甚至有人为了爱情,不惜与原生家庭翻脸,只是当爱情不在,走上离婚一途时,原生家庭却成了最后的精神支柱。”明茱柔啖了一口花茶,淡淡的玫瑰花香充斥口鼻。

    “虽然他信誓旦旦说要陪我到法国定居,但最割舍不下的还是你。我一直都知道,爱情和亲情无法平衡,也无意这他做出选择。同样,我相信赢得你的祝福是他最期盼的。毕竟你的期望堆砌他近三十年的岁月,他尊敬你,也深爱着你,你必须明白你的儿子不是一位喜欢将爱挂在嘴边的人,所以他用行动来表现。”

    “如果他真的爱我,我要的证明是放弃你,你知道吗?”

    明茱柔笑着点头,“我知道,你可以用亲情逼他点头答应,但你到目前还没有不是吗?”

    “这不代表什么!”

    “你相信你儿子的眼光,就是这样!”

    “我不喜欢你。”

    “因为我抢了你儿子?你应该明白,你儿子永远都是你儿子,血缘是割舍不断的。”

    “你无法孕育我们杜家的继承人。”

    “医生说我还有子宫,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你儿子的医术吧?”

    “你愿意吗?”

    “我也希望能当一名伟大的母亲。”

    “我希望他能幸福,所以用我所知的一切想让他幸福。”杜母眼眶噙着泪水。

    “我们都是这么想的。”明茱柔靠近她,拍着她的肩。

    “他从小到大,一直没有让我烦恼过,尤其是学业上,他让我在他父亲面前非常骄傲,唯一一次的失败就是你的出现。”

    明茱柔扯开嘴角苦笑,“相信我,我也曾经后悔认识他。”

    “幸好你又回来了!”林淑美将手覆上她的。“自从你离开,他以为你死了!每天除了念书就是念书,他不再跟我聊天,不再微笑,我觉得自己的儿子只剩一个躯体,我只是不愿意承认有名女子在我儿子心目中,重要过我!”

    “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去吧!孩子,打电话给他,要他回来,我希望在我眼睛能看见、手脚还能活动时,帮你们举办婚礼。”

    杜克绍发泄完怒气,丢下明茱柔在中正机场,开车回台北的路上就后悔了。只是高速公路上无法回转,他一直到台北市的重庆北路才能回转再回桃园,只是这次回去,绕了第一航厦十几次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他拿起手机要打给她,才发现相处在一起时,她的落脚地永远是巧克力店和家里,她根本不带手机,也从来没办过。现在她的公寓已经退租,只能朝店的方向找。

    打了店里的电话,都说没瞧见、没联络,他甚至打到法国,得到的答案都一样。

    七个小时过去,从白天找到晚上,他连台北知名的五星级饭店都查过住客名单,全部没有她。

    该死的!他不该这么冲动。想起早几个小时前,在电话中和语洋的对话……

    “你没有问她为什么跟你母亲说吗?”

    “没有!”

    “你根本不了解她,甚至不配拥有她,你知道她为什么说吗?她知道你希望当母亲的乖儿子,因为你一直朝着她的期望走,所以她希望你们的婚姻可以获得她的祝福,而不是在她活着时敷衍她、演戏给她看,等她阖上眼又是做另一套。她要你永远是她心目中最好的儿子,就算最后获得不了她的认同,她都认了!你根本不配拥有她!”

    该死,真让语洋说对了!他根本不配拥有她,她是心思高洁无私,对爱情拥有无限的包容心,纵使嘴巴上喜欢使坏,但……最了解这点的应该是他才对!

    老天!千万不要让她发生什么意外。

    杜克绍抖着手,按着一一九电话,心乱到必须找事情转移注意力,否则他真的快疯了!

    “铃铃铃……”铃声响起,是他的手机,萤幕显示是妈妈打来的。

    “妈,什么事?”

    “我没这么大的儿子耶!”十分俏皮的声音。

    “柔柔,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吓死了?我找你快七个小时,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你的手机萤幕没有显示电话吗?”

    “你在我妈那里?”杜克绍一惊,“你别走,千万别走!我现在马上过去。不管我妈对你说什么,你千万别离开,我马上过去接你。”

    “你不用着急,慢慢来,我发誓一定在这里等你。”听他声音有说不出的慌乱,明茱柔担心他开车会受影响,只好许着承诺,这真是便宜他了。

    “你答应的,不能走,我马上就到。”

    一路上,他想过所有剑拔弩张的场面,也模拟过任何会发生的争执,但从没料到这一幕──

    明茱柔和他母亲坐在沙发上,两人看着相簿,她甚至笑倒在母亲的怀里。

    这……谁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什么事?

    “你到啦!怎么站在那里发呆?”明茱柔最早发现他。

    “既然你到了,你们小俩口就好好聊聊。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休息。”林淑美伸伸懒腰,发现体力真的不如从前,该就寝还是别逞强。

    林淑美走回房间,留下客厅让小俩口好好聊天。

    “你……我妈她有没有说什么?”

    明茱柔淡笑,朝他招手,示意他坐进身旁的沙发。摊开腿上的相簿,她指着其中一张,“你妈说这是她心血来潮帮你剪头发的结果。”照片里的小男孩一脸不甘愿,前额的头发缺了一角,更别提鬓角处的齿洞。“她说你从那次开始,就不再让她在你的头顶上作怪。”

    “这发型害我被同学笑了足足一个月。”杜克绍没好气的说,“你们刚才就聊这些?”

    “你妈妈是个好母亲,她用她知道的方法来爱你。”明茱柔躺进他的怀里。

    “我知道!”杜克绍吻着她的发顶,“很抱歉,我没有问清楚就对你大吼大叫,小语说得对,我真的不配拥有你。”声音十分落寞。

    “我没有小语说的那么好,对于某些事,我很固执,固执到非常任性。”

    “例如?”

    “我想生小宝宝。”

    “你的身体不适合。”杜克绍蹙着眉。

    “没有检查过,你怎么知道?”

    “我向你在美国的复健医生调过档案,看过你所有的就医纪录。”

    “医院有替病人保护隐私的义务。”明茱柔瞪着他。

    “你该知道我在医学界的名声,调你的资料对我而言非常简单,我必须确保你的身体状况一切安好。”他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

    明茱柔知道这是他母亲所造成的效应,不过要劝服他,对她而言是件简单的事。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讨论。

    “你愿意娶我吗?”

    “你向我求婚?”

    “对啊!杜先生愿意娶明茱柔吗?我需要单膝下跪吗?”她淘气的朝他眨眨眼。

    杜克绍轻轻吟呻,“老天!你怎么可以抢走我的专属权利?”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圈住她的纤腰,“告诉我,是什么事让你突然改变心意?”

    “你母亲希望还能动时,走着进你的婚宴。”

    “老天!”他眼角沁着泪光,“我该怎么谢你?!”

    “别说谢,我们都爱着彼此,也爱着彼此所爱的人。”

    “你让我的生命没有任何遗憾。”

    “那你愿意也让我的生命没有任何遗憾吗?”

    “你想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绝对竭尽所能。”

    “我要BABY。”

    “老天,你怎么──”明茱柔印上他的唇,阻止他接下来的叨念。

    商量?不如做了之后再来实行吧!

    一个月后,在夏威夷欧胡岛北方的某个小岛上。

    蓝天和碧海形成一色,海鸟点缀其间,形成一幅热带天堂画。海边搭着美丽的礼堂,用白色贝壳沙铺成的地毯,粉红色的香槟玫瑰编成帐蓬,一切看起来美丽又温馨。

    明茱柔穿着一袭白色婚纱,没有繁复的蕾丝装饰,挽着俊逸的杜克绍,站在神父面前,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杜克绍先生,你愿意一辈子不管生老病死,都陪着明茱柔小姐吗?”

    “是的,我愿意!”

    “明茱柔小姐,你愿意一辈子不管生老病死,都陪在杜克绍先生身边吗?”

    “是的!”

    “那么,我在上帝面前宣布你们结成夫妻。”

    杜克绍掀起明茱柔的白色头纱,迫不及待的完成仪式,猴急的模样让在场臂礼的人们笑开嘴。

    “杜先生,我还没有原谅你喔!”

    “永远都不要原谅我!”再次吻上她的唇,辗转缠绵,如果爱与恨只在一线间,那么就这样纠缠一辈子,甚至延续到下辈子最好。

    幸福,处处洋溢。

    林淑美拭着眼角的泪水,因为癌症化疗,她面临严重掉发,戴着一顶粉色蕾丝遮阳帽,坚强的出席自己一手包办的婚礼场面。她这辈子没有任何遗憾了!

    或许故事的结尾并不是皆大欢喜,生命的即将殒逝让人感伤,但继起的生命将在未来带给人们另一波惊喜。

    而且另一个故事仍在接续,并没有因此中断──

    “语。”他轻喃。

    语洋因这熟悉的呼唤僵直肩膀,缓慢的回头,“辜先生,你好!”

    【后记 白暮霖】

    隔了近一年才完成一本书,或许读者都忘记前一本书的内容了,想到这里就觉得惭愧。

    回顾近几年的书宝宝,随着年龄的增长,写的风格愈来愈平实,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更别提这系列又以“骗人”为首。

    曾经有人问我说:“写爱情小说是不是代表作者将憧憬投射在作品中?”

    或许吧!所以才恶作剧的加上“骗人”两字,明知道这种事情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机率微乎其微,但这就是爱情不是吗?

    来谈谈《骗人的爱情》,很典型的女主角,敢爱敢恨,写了跳楼的情节并不是鼓励读者,人活着才有希望,可以遇上更契合的人、有机会找到为你(你)疯狂的人;如果结束生命,以为那个人会愧疚?看看这本书的书名吧!

    如果有勇气自杀,那我相信你(你)将更有勇气活下去,加油!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骗人的童话之一《总裁的倔强淑女》;

    2、骗人的童话之二《爱也不说的男人》;

    3、骗人的童话之三《骗人的幸福》。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下一章(快捷键 →)
爱也不说的男人最新章节 | 爱也不说的男人全文阅读 | 爱也不说的男人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福建快3金手指 陕西11选5视频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至尊棋牌 江苏快三哪里投注
安徽快三预测 二分彩软件 江西多乐彩加奖 新疆福利彩票25选7玩法 26选5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