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痴儿暴君 > 第三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痴儿暴君 第三章 作者 : 乔宁

    “阿痴,我们快走!”朱晓芸紧抱着阿痴的手臂,将他拖向马车。

    局势实在太乱,对于方才阿痴的异举,朱晓芸已无多余心思好奇,只能拉着他拚命跑。

    可当他们上了马车,欲从混乱之中离开时,远方身穿玄黑铠甲的玄武大军已杀至。

    登时,一场血腥混战于焉展开,小小马车被卡在两方对峙的军队之中,动弹不得,险象环生。

    蓦地,阿痴一个抬手,替朱晓芸挡下了一箭,而她只顾着东张西望,丝毫不察。

    刀剑无眼,两军对峙,不分敌我,逢人便杀。

    一名玄武士兵,见朱晓芸与阿痴挡住去路,纵身一跃,跳上了福气的马背,长剑直指他们二人。

    “不要……不要杀我们……”见状,朱晓芸流下了惧怕的泪水。

    长剑直劈而来,却见阿痴站直身,一个挪步便挡在朱晓芸身前。

    那剑,硬生生的插上阿痴胸膛,下一瞬,却如同碰上刚硬玄铁,剑尖应声断裂。

    那名玄武士兵大惊失色,还未来得及反应回神,阿痴陡然一个箭步上前,单手掐住了士兵的脖子,顺手一甩,士兵跌落马背,颈子已被扭断,死状可怖。

    从未见过这般怵目之景的朱晓芸,双手紧紧摀耳,怕得瑟缩成一团。

    怎料,一只不知从何冒出的手,竟粗暴地一把将她拖下马车。

    “还不住手!”一名玄武士兵将朱晓芸扯到身前,手中长剑抵住她的胸口,以此逼阿痴罢手。

    阿痴侧着身,瞥见朱晓芸遭到挟持,便不再有任何举动。

    “给我下来!”玄武士兵喝斥。

    阿痴顺从听令,脚步轻杳地下了马车,当他准备暗中出手杀了那士兵时,忽见天空有群黑压压的鸟儿飞来。

    再定睛一看,却是一群背后长着单翼,面戴铁罩的红衫士兵,自天空而降,仿若神人入世,然而这群神人个个手持一把两端尖锐的晶柱,脚一沾地便朝玄武大军杀去。

    挟持朱晓芸的玄武士兵未能幸免,同样遭受晶柱穿胸,当场惨死。

    朱晓芸跌坐在地,浑身不停冷颤。

    阿痴上前将她拉起,将她护在身后,以单手抵抗刀剑。

    “阿痴……我们得救了,那些肯定就是半人半神的精兵……是了!肯定是的!听说他们有一分神力,不比凡人,他们有半边鸟翼,肯定是神兵了。”

    满脸泪痕的朱晓芸,双手紧揪阿痴的衣衫,慌得语无伦次。

    阿痴不作声,美眸估量着当下局势。

    那一批神兵一来,原本占了上风的玄武大军,立刻兵败如山倒。

    不出多时,身穿玄黑戎甲的大军几乎半数遭歼灭。

    待到朱晓芸情绪稍缓,脑中有了头绪后,她才恍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望向阿痴。

    她紧瞅着面无表情的阿痴,茫然问道:“阿痴……原来你会武功?”

    阿痴回瞥她一眼。

    此时,一名北狄士兵像发了疯似的,手握长刀朝他们二人砍来。

    “阿痴!”朱晓芸尖叫,紧紧抱住了他。

    阿痴反手一挥,当场将长刀弹飞,随后他弯起手肘,以肘震开了那名士兵。

    这一幕,恰好让一名神兵撞见,他瞇了瞇眼,手中沾血的晶柱蓦然转了个方向,竟然瞄准了阿痴的左胸刺去。

    阿痴微瞇眼,以他的功力本是可以躲开,可他心念陡起,竟然不闪不躲,就这么任由尖锐的晶柱刺穿左胸。

    他稳稳站立,脚下不曾挪移半寸,彷佛那把晶柱不是刺在他身上,彷佛此刻滴落而下的满地鲜血,与他无关。

    那名神兵一诧,眸内掠过一丝失望。不是神裔。相传神裔是不死不灭之身。

    “阿痴,你受伤了……”朱晓芸睁开眼便看见阿痴胸口被刺穿,鲜血不断渗流而出,她慌张地哭喊。

    阿痴却屹立不动,仅以一臂将她搂紧,双目直视着那名神兵。

    “对不住了。”神兵毫无悔意的道了声歉,随即抽出了晶柱。

    晶柱一抽离,当场鲜血如注,飞溅到朱晓芸脸蛋与身上。

    她喘着气,一时难以承受这一连串的冲击,才想抱住阿痴,眼前却猛然刷下一片黑。

    “阿痴……”她惊喊,可意识已沉入黑幽幽的海。

    暖热的米粥自嘴里喂入,朱晓芸下意识张开嘴吞咽。

    当她睁开眼时,只见一名长相刚毅的女子,长发束髻,一手端粥,一手执着调羹,表情凛然地盯着她。

    她饱受惊吓的折腰坐起,一双杏眼儿红通通的,肿得厉害,恐惧地瞅视女子。

    “妳可是北狄国的子民?”女子厉声问道。

    朱晓芸惶恐又茫然的点了点头。

    得了答案,女子这才放柔了声:“莫怕,此地是空桑,我们是北狄军队。”

    “……空桑?”朱晓芸一脸迷茫。

    “妳不知道空桑吗?”女子皱眉。

    “……我只晓得隅阳村。”

    “隅阳村。”女子喃喃复念一遍,又道:“想必便是那个靠近娑夷河的小村庄吧?”

    朱晓芸点着头,而后急慌慌地追问道:“阿痴呢?他在哪里?”

    “阿痴?”女子惑然的反问。

    “就是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一年多来的朝夕相处,朱晓芸早已把阿痴当作家人般看待。

    闻言,女子眼中掠过一丝古怪,单纯如朱晓芸,自然未曾察觉。

    “喔,原来妳口中的阿痴,指的是那个不会说话的男子。”

    “他受伤了!他人在哪里?我得去找他──”

    女子伸手制止了朱晓芸,道:“妳莫慌。将军正在帮他治伤。”

    朱晓芸微怔。“将军?”此时,她傻乎乎的目光才看清女子身上的丹红戎甲。

    原来,这些人是北狄国士兵。

    傻愣的目光复又将周遭环顾一遍,才发觉这并非是房间,而是一座不小的营账,自己身下躺的是简陋的竹榻。

    与此时,有人掀开布帘,杳无声息地步进帐里,女子尚未惊觉有人闯入,朱晓芸已先她一步跳起身。

    “阿痴!”她兴奋地朝那道颀长人影奔去。

    阿痴停步,任由娇小的红色身影将他抱紧,一双纤手不停地在他胸前摸索。

    “你的伤──你的伤呢?”她惊诧地抬起脸,追问起面无表情的阿痴。

    女子在一旁静静望着。

    那样惊艳绝俗的容貌,那样的身手,却不是神裔……此人究竟是何来历?

    “将军帮他治好了伤口。”见阿痴不能答,朱晓芸却拚了命的追问,女子不禁好笑的开口解释。

    朱晓芸这才迷惑的撇首回望女子。

    女子为她解惑道:“我们是孟翼神兵,我们将军有着为人疗伤的神力。”

    朱晓芸面露恍然。

    “我是吕惠。妳叫什么名字?”女子边说边将手里的粥碗搁在一旁竹篾小几上。

    “我叫朱晓芸。”朱晓芸拽紧了阿痴的手臂,像个迷路的孩子终于寻着亲者,小脸蛋明显松了口气。

    吕惠不动声色地观察这两人的互动,笑问:“妳说此人名叫阿痴?”

    朱晓芸点头,阿痴漠然。

    “妳与他是何关系?”

    “我……我跟阿痴相依为命。”朱晓芸答得有些结巴。

    “所以,你们是兄妹?”吕惠的目光始终落在阿痴面上。

    阿痴仿若未觉,平视前方,绝美俊颜一径的木然。

    “不是。”她歪首,小脸困扰,好半晌方挤出声嗓:“阿痴受了伤,我捡到了他……阿痴是哑巴,又是痴儿,我跟他正好都没有亲人……”

    “妳从何得知他没有亲人?”吕惠一针见血地问道。

    朱晓芸小脸刷白,抿紧了唇瓣,不吭声了。

    反倒是阿痴缓缓转眸,望向了吕惠。

    见此景,吕惠眉心微拧,不禁试探性地低问:“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阿痴冷冷回睇,毫无反应。

    朱晓芸连忙替他回道:“没用的,阿痴听不懂我们说的话。”

    真是如此吗?吕惠心中抱疑。

    “换句话说,当初是朱姑娘捡到了阿痴,对于阿痴的来历一概不知?”

    在吕惠的追问下,朱晓芸只能咬了咬下唇,轻轻点头。

    “朱姑娘出身农村,怕是未曾出过隅阳村,又怎会晓得阿痴没有其他亲者?如今隅阳村居民已被朝廷撤离,朱姑娘不如随军队一同回帝都,兴许在帝都会有人认识阿痴也说不定。”

    闻言,朱晓芸小脸惶然不安地问道:“我们不能回隅阳村了?”

    吕惠道:“玄武大军已经大肆进攻北狄国各地,为保北狄子民的安全,已被撤离的村庄不得再回。”

    朱晓芸一脸饱受打击,眼眶泛红的喃喃自语:“怎会这样……姥姥的墓还埋在那儿……福气也不见了,该怎么办才好?”

    不知所措的慌乱涌上心田,她浑身泛寒,乱了头绪,忽焉,一只大手轻轻覆上了她的手背。

    她微怔,抬眼望进阿痴那双星曜般的美眸,心下迷惘。

    阿痴只是定定的望着她,那眼神彷佛是在安慰她。

    “阿痴,我们会好好的,对不?阿痴会武功,你会保护我的,对不?”

    朱晓芸抱紧了阿痴的手臂,鼻尖泛酸的喃道。

    吕惠望着这一幕,只当小泵娘是一相情愿的绑着阿痴,毕竟那来历不明的男子分明毫无表示。

    “你们先歇着吧,明儿个孟翼神兵便会拔营回帝都。”

    “姑娘,等等!”

    临出营账时,吕惠被朱晓芸喊住,她停步转身,纠正道:“别喊我姑娘,喊我吕副将军吧。”

    原来她也是将军。朱晓芸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吕惠的背上。

    彷佛洞悉了朱晓芸的好奇,吕惠笑道:“不是每个神兵都带翼,那可是承袭上古之神九凤的神兵者,才拥有的神力。”

    阿痴美眸微微闪烁。

    朱晓芸却一脸恍然,颇为惊奇的低呼:“原来是这般……”

    “朱姑娘可是有事问我?”

    朱晓芸一脸赧色的问道:“方才吕副将军说这儿是……”过去她的世界不过是一个隅阳村那么大,对于村外的世界,她一概不知。

    “空桑。”吕惠答道。“此地距离帝都不过一天路程。”

    “可是,我跟阿痴去了帝都之后,我们能住哪儿?”思及前途迷茫的未来,朱晓芸不禁心生彷徨。

    吕惠安抚道:“朱姑娘且放心,既然相逢有缘,又是我北狄子民,我们将军说了,去了帝都后会好生安置姑娘与阿痴。”

    “那么……你们也会帮阿痴找他的亲人吗?”朱晓芸小小声地追问。

    “那是当然。”吕惠微微一笑,随后便掀开帐帘离去。

    朱晓芸陡然泄了气,眼圈红红的望着阿痴,喃声道:“阿痴,你还记得你有其他亲人吗?”

    阿痴只是回视着她,不语。

    “阿痴,万一你真的还有其他亲人,你会扔下我吗?”

    薄泪盈眶,她鼻音浓重的问道。明知道他听不懂,不可能答复,可她早已习惯对着他自问自答。

    姥姥离开她之后,她已经孤单好久,阿痴来了之后,她总算有人能说话,哪怕对方是个哑巴痴儿,她亦感欢喜,甚至觉得这是上天可怜她,方会让阿痴来到她面前,陪着她在那个与世无争的小农村过活。

    想着阿痴可能离开自己,不禁勾起当初痛失亲人的那股椎心之痛,朱晓芸难过地掉下泪水。

    “阿痴,不要离开我,好不?”她傻气的边掉泪边自言自语。

    阿痴一脸冷漠的望着她,良久,良久。

    “我没有亲人。”

    一声低沉沙哑的嗓音忽尔响起,听愣了傻傻掉泪的朱晓芸。

    她仰着小脸,杏眼瞪圆,小嘴微张,泪珠犹挂在眼角。

    阿痴冷眼凝视着她,读透了她眼中的震愕,复又重新提嗓:“我不会离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下一章(快捷键 →)
痴儿暴君最新章节 | 痴儿暴君全文阅读 | 痴儿暴君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澳客网足彩比分直播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开奖直播 澳洲幸运10是哪里开奖 北京赛车平台
河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官网 山东群英会方位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彩票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