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月下美人 > 第十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月下美人 第十章 作者 : 章庭

    【第十章】

    命运

    旧山虽在不关身,

    且向长安过暮春;

    一树梨花一溪月,

    不知今夜属何人?

    ——杂诗·无名氏

    年年岁岁,世世纪纪,千禧年就绪展开。

    天空飘下丝丝细雨。

    “啧!怎么下雨了……好啦、好啦!知道了,我会再CALL你,拜!”

    收线后,西装革履的男人随手把手机往口袋一放。他俊目炯炯的四下梭巡,想就近找个地方躲雨,咖啡厅或麦当劳什么都好。

    唉!“春天后母脸”,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啊!

    萝曼咖啡——

    有了、有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目标挺着的咖啡厅前进。

    “咦?”

    当他站在咖啡厅的自动门前时,目光不经意一扫,旋即被咖啡厅旁的招牌吸引住。

    一道在都市中罕见的桃花心术门,隐约散发出古色古香气息,门上横挂一块招牌——

    “女蜗娲……”

    他喃喃念着,“这是做什么东西的?”

    一个人自言自语,当然得不到解答。

    “不如进去看看好了。”

    一股莫名的冲动及诱惑催促着他,男人兀自下了决定。

    他伸手一推,门扉缓缓开启……

    昙花一现

    中秋去岁中和宴,

    衰海今朝北海垒;

    天上无私是明月,

    隔凗千里照人来。

    ——辛巳青州阮月有怀·赵卞

    “哈哈……哈哈哈!炳哈哈哈——”

    炽烈的火焰中似乎还有着鲜淋淋的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癫狂的执念,一场大火似乎也焚烧得格外狂猛。

    “哈哈哈哈!烧吧!烧吧!烧掉一切吧!”

    伴随着璋啸王爷的狂笑声,火舌狂烈窜烧……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漫漫火海中有一道身影疯狂向天舞剑,像是一场追思,也是一场悼念……

    啊!他的昙花啊……

    打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是独孤王爷的义子之一。

    独孤者,是皇后姻戚,本为隋之大族,但随着皇后去世,隋朝覆灭,这原本人人所钦羡的氏族遂跟着败落,甚至遭一些异议人士欲赶尽杀绝,到头来枝疏叶落,仅剩一房子孙苟延残喘,小心万分地活了下来。

    “咱们独孤一族本该是天下荣耀,哪容得那个姓李的家伙爬到咱们头上来耀武扬威!”

    一而再、再而三,独孤仇不厌其烦灌输眼前一群孩童仇恨的观念。

    “是!”大大小小的孩童异口同声应道。

    这群孩童年纪不一,全是独孤仇从各地找来收容的流浪孤儿。独孤仇不仅教他们武功,更不忘为他们洗脑。他告诉他们,为了光复独孤一氏,必得竭尽所力,甚至不惜牺牲小我,以完成大我。

    他们日日夜夜接受密集的智才体能训练,光是武术基础的训练,一日长达三、四个时辰乃是家常便饭之事,逞论其他。

    “累死了!今天马步蹲得可算久。”

    一进房就直直倒在床榻上,较大的孩子立刻发出抱怨声,年纪较小者则是疲倦地沾枕便睡,或是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

    是应该休息了,但他一点都不累。

    信步往外头走去,屋外有一处小小庭院,地方不大,但小桥流水,无一不完美精致,凉风吹得很缓很慢,拂过他童稚的脸庞,像是娘亲的暖手。

    娘亲……他的双眼微微一黯,不是感伤,而是迷惑。

    他并不感伤,因为从未得过,又何来失去之说呢?

    他只是迷惑,迷惑亲情……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感觉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手洗得很干净,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掌纹分明,童稚却锻链得有力。

    这是一双年少孩童的手,也是一双惯用枪戟刀刃的手……

    “喂!”有人从背后唤他,“你不休息吗?今晚还要出任务哩!”

    “我知道。”是的,这也是一双——

    擅于杀戮的手。

    月黑风高。

    一道道鬼也似的影子在幢幢屋舍间翻飞起纵,很快便聚集在一气派华丽的宅邸前。

    京城中的首富张员外,这便是他们今夜必须洗劫的对象。

    动手!为首者果断地做出手势,一道道黑影便如烟似雾地从窗户、从侧门窜入豪宅。“啊——”

    片刻不到,第一声惨嚎响起,继而此起彼落。

    “哈呼……哈呼……哈……”小口、小口急促不歇地喘息着,小女孩蹲在满目疮痍的屋内一角,一具具尸体让她恐惧得双眼圆睁,娇小身躯无助地缩成一团。

    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知道自己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却被一阵接连一阵的惊声尖叫骇醒。

    一向起床很是困难的她,揉着惺松睡眼,迷迷糊糊地踏着步伐走出房间,首先注意到那股飘散在空气中的奇怪味道。

    吸了吸小鼻头,当她站起身打算再往前走些路时,另一记哀鸣划破天际,令她闻之悚然,也令她再次顿下脚步,驻足而不敢往前。

    她不敢往前去瞧,却有人送东西来给她看。一具人体飞过她跟前,重重地摔在她身旁,加上一记骨头碎裂的声响。

    这种刺激太大了,让身带宿疾的她一时承受不住,眼一黑、腿一软,就这么软软地晕了过去……

    清醒时天已亮,她发现自己置身陌生地。

    “咦?”她摇头晃脑的坐起身来。“这是哪里?”

    她坐在近河的大树浓荫下,仍有些晕眩,双手抵地撑起上半身,软软细细的发丝自然而然地披散。

    不远处的哗啦水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看见一个年纪约莫与她差不多的男孩正光luo着上半身,拿衣服充当汗中擦拭着身子。

    “哥哥。”她唤他,相仿的年纪让她马上放下戒心。“哥哥,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回头瞟了她一眼,又继续为自己擦澡。

    他是奉独孤仇之命留下来灭绝张员外家最后一名生还者的人。灭口十分重要,为了不让行动者的身份暴露,他必须检查一具又一具尸体,还有人有呼息就一剑捅下去,还有人抽搐就撒把毒粉,这项工作他向来得心应手——

    丢下衣裳,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着那张充满迷惑、害怕的甜美可爱脸蛋……

    从没有例外的啊!

    “我……我叫昙儿,哥哥呢?”她抿抿小巧红唇,有意打破两人的隔阂,乖乖巧巧地问。

    入了张员外府几个月,她在当伺候人的小小丫头时学会了些察言观色,直觉这个看起来有点让她怕怕的大哥哥——很厉害喔!

    “昙?”他喃喃这个字的音。那是什么?

    “是呀!扮哥知道昙花吗?”她仔细地瞧了瞧他突然略带迷惘的神情,然后很快乐地解释,“昙花是一种晚上才会开、才会香香的花喔!我爹爹呀!他以前是教人念书的,我就曾经听他说一句、一句……昙花一现!嗯!对,就是昙花一现!我是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可是听起来很好听,不是吗?”

    “嗯!”他朝自己的小包袱走去,里头有另外一件干净的黑衣及匕首、毒粉等等。

    “哥哥,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他也要报名,这样才是礼尚往来呀!昙儿见他居然准备拍拍**走人,赶忙跌跌撞撞跟上去。

    他忽然停下来,转过身。

    “哎哟!”她差点整个人撞上去,两只小手儿一左一右搭上他的手臂,却被他毫不留情甩开。

    “快走!”他简洁地说,一说完立刻掉头往前走,愈走却心愈烦。

    他应该一剑送她上西天的。

    下手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漏网之鱼,所以,当他在后园下人房门口前发现还有气息的她时,剑尖立刻逼向她白皙的颈项,却硬生生地在距离寸许处停下。

    停下!这对他而言,该是多不可思议的反常。他牢牢盯着那张小脸蛋,尽避不安而迷惑,他还是冷静地收起短剑,完全凭一股直觉,决定放小生命一马。反正……独孤仇应该不会怪他吧?那户张家只剩这么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小丫头,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哈呼……哈呼……”

    努力而急促的喘息紧跟而来。

    “你怎么还跟着我?”他错愕地回头,瞪着努力迈步的小人儿,一脸的不悦。

    “哈呼……哥哥……对不起……我走得还不……不够快……快……跟不上……你……哈呼……”‘一见他停下脚步,她欣喜地快快凑上前,小脸红扑扑的,费力地解释。

    “你——”他不耐的翻个白眼。

    “哥哥,”昙儿主动又率真,一把勾抱住他一边手臂,仰头笑得天真。“我抱住你了!”

    “你……”他既惊且诧,好半晌才说得出话来,“放开我!否则我会杀死你。”

    “啊?”她看着他另一臂高高举起短剑,剑刀闪着亮亮寒芒。不害怕……才怪!但一鼓足勇气,一双小手又不怕死地缠了上去。“我不要放开你!”

    小小心灵中,被留下、孤单一人的感觉,比未卜的生不生、死不死还要令她恐惧。

    “哥哥,不要丢下我。”她将小脸蛋用力在他袖上磨蹭。

    异样的暖气陡然在他体内深处迅速凝聚,再缓缓散开。

    他还是带着昙儿来见独孤仇了。

    “她可以留下。”

    一番打量、思索后,独孤仇露出一抹笑,应允了他的请求,破天荒地收容了昙儿。

    对于这个结果,他一方面感到安心,一方面却又不安起来。

    尽避说是毫无感情,但他却了解独孤仇的为人。

    就这样?独孤仇没有任何的反对?也没有开出任何答应的条件?

    独孤仇究竟在想什么?

    三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弄懂独孤仇有什么想法。

    三年,春夏秋冬的递坛,让少年成长,也让少女婚嫁。

    不同于其他人,昙儿的生活很单纯,独孤仇收她为女儿,却没让她接受杀手训练,也不让她接触残忍血腥。

    她学习女红及诗词,一天比一天美丽。

    这么可爱的小羊羔,焉会不引起大野狼的注意。

    昙儿捧着一盘点心,兴匆匆地四处找人。

    “小师妹,”不怀好意的声音自她背后响起,“你要上哪儿去?”

    手中的盘子差点掉落,她急忙捧稳,这才怕怕地看向来者,“洱师兄…”

    洱面露浅笑,“你还没告诉我,你要上哪去呢!”他往前跨一大步。

    她则往后退了更大一步。“我……我要去找哥哥……”除了哥哥,她对这里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存有几许戒意.尤其是这个老以不正的眼光瞧她的洱师兄。

    “哥哥?这里的每个师兄,可都是你的哥哥呢!哦!这好吃的点心是要给我吃的对吧?”洱轻而易举就将盘子上头的东西尽数纳入自己的袖中。

    心中有气却不敢言,昙儿端着空盘子转身就想走,却被一双毛手突兀地勾抱住往后一带,她吓得放声大叫——

    “你做什么?放开我!”

    “嘿嘿!”

    正在色兴上头的男人,哪有可能放过她,眼看洱就要强硬地吻上她——

    “放了她。”带着笑意的威胁冷酷十足,“洱师兄,你不会希望少一只耳朵吧!”

    该死!这小子的轻功愈来愈好了,什么时候靠近的,他竟是一无所觉。洱不甘心地放开怀中的猎物。

    “呵呵!别当真,我只是同小师妹闹着玩玩罢了!”该死!差一点就可以得手了。

    “请洱师兄离开。”他一点都不敢放松,持着短剑的手平稳而有力。

    洱毫不怀疑相信对方随时会戳捅他——如果有必要的话。

    “该死!”洱真的咒骂出声,却一点也不敢大意地松开昙儿,眼睁睁地看着她快快逃到师弟的背后。“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宰了你!”

    “随时奉陪。”

    片刻之后,他才将目光转向昙儿。

    “你没事吧?”他盯着从身后走出来的她,心中微微泛出柔软的情绪,很淡,却是真实无比的。

    “嗯!”仰起螓首,昙儿笑得甜美可人,嫩玉般的面颊有如花瓣,乌亮的黑发散发出一股淡淡香气。

    或许是人如其名,昙儿的喜好与众不同,爱用昙花洁白的花瓣做成香包放在身上,久而久之,她身上的气息也如昙花一样清香,淡淡的,很好闻。

    吾家有女初长成。十三岁的昙儿,的确印证了这句话。

    十五岁的他,常常看着她,然后迷罔。

    女孩子都像她这般可爱吗?还是只有她?

    女孩子都像她这般甜美吗?还是只有她?

    女孩子都像她这般……诱人吗?

    还是只有她?

    他不知道。

    “哥哥来。”昙儿伸出柔嫩小手,轻轻拉着他走。“厨房还剩一些点心,我拿给你吃。”

    “昙儿……”情不自禁的,他素来无感的心,终于动了、跳了。

    徐徐地、缓缓地、慢慢地,他俯下头,将唇小心地贴上她的。

    团体生活中最藏不住的就是秘密。

    昙儿同他相恋的小儿女情愫,很快就在杀手门中引起极端的侧目。

    有人嫉、有人妒、有人欣羡,有人却不以为然。

    但是,所有的人却是有志一同地不表示出任何意见,因为,就连独孤仇也是冷眼观之,毫不吭声,其他的人也就更没资格说些什么了。

    也因此,他和昙儿有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小儿女情私,怎能公诸于众,或许只是他默默帮她找来更多的昙花,一株株栽种在她闺房外头;或许只是她悄悄为他缝衣,在不起眼的袖领处缀上一朵小花……情意的诗句,以短笺方式相互暗赠,聊表心意。相思的人儿啊!

    即便是日日夜夜都处在一个屋檐下,两人却仍觉得飓尺天涯,非得狠狠相互纠缠交融为一体,才会觉得毫无距离吧!

    今夜又得出任务了。仔细打点好身上利于夜行的黑衣,他高亢的心情微微一黠。十五岁了!独孤仇却仍未替他起名。这是杀手门中一项重要的仪式,表示师父对徒弟能力的肯定。

    他不是一直把师父交代的任务处理得很完美?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师父的肯定呢?像洱、贝、真、法……全门的师兄弟几乎都有名字了!就只有他还没有……

    “啊!扮哥今晚要出任务吗?”趁着夜色初浓,昙儿便偷偷溜过来看他,没想到会凑巧碰上他正要出去。

    “嗯!”她好美!胸口一阵悸动,他泛出一丝淡笑,不是那种皮笑向不笑,而是发自于真心的欢愉。一股冲动令他脱口而出。“昙儿,你嫁我吧!”

    在这种年代,男十五,女十三,早该有所婚配。

    “啊?”昙儿一怔,旋即雀跃万分,却又止不住羞地捧着自己的双颊。

    “你……你这是在求亲吗?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娇娇嗅嗔,一千个“坏死了”之下,却是一万个“我愿意”啊!

    他情难自禁地拥她入怀,细细啄吻地温存好久、好久才肯放手。

    “等我回来,我的昙儿。”

    “嗯!”回应的小佳人一脸娇羞,香甜得有如一朵初绽的花蕾。

    卿卿我我的两人,并未注意有人正沉默地打量这一幕。

    在他离去后,独孤仇才从阴影处走出来。

    “昙儿。”他唤道。

    “干爹……”心虚的昙儿被这一吓,才回头,就被点中麻软穴而一倒——

    刚出完任务回来,他立即被独孤仇找去。

    “你想同昙儿成亲?”

    闻言,他心下一惊!

    “是的,师父。”

    师父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怎么知道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师父会不会反对?师父会不会成全他和昙儿呢?

    “你知道,”独孤仇道:“一个杀手也好,一个将做大事、成大器的人也好,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什么?罕见的困色流露。“我不知道,还请师父教诲。”

    “情。”独孤仇缓缓道出答案,“绝不能有情。无心、无情方能放手做大事,无束无缚、无牵无挂……你,可做得到?”

    那是怎样的情形啊?他根本无法想象。

    “是!”但想受肯定、取悦独孤仇的心态是这般强烈,他毫不考虑地点头。

    “很好。”独孤仇掏出一柄匕首给他。“你现在到隔壁睡房去,将睡在床上的人杀了,我便会考虑为你起名。洱,你跟着去。”他弹指命令。

    “是!”他喜出望外,高兴地绽唇笑了。

    “是。”像是知道了些什么,洱微带幸灾乐祸的笑容,确实跟上去。

    握着独孤仇赐予的匕首,亢奋不停拍打他的身心。

    啊!他就快要有个名字了!师父肯定是终于要看重他了,才会给他这么个机会。怀着这般的愉悦,他几个大步就来到床边,高举的匕首落下——

    “啊——”

    一记惨叫随之响起。

    “昙儿?”他冻结在当场。

    鲜血如泉涌,不断喷出她娇嫩的身躯,皮肤同时泛出一层淡淡青铜色。这匕首喂了毒?!他扑上床一把搂住她,惊慌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拼命检查她的伤势。

    就着外头洒进的淡淡月光,他害怕地看着她左胸处的血洞,疯狂地用手掌按住它,想让血流得少些。血为什么这般的流个不停呢?

    “哥哥……”昙儿的小脸上有惊有吓,更有着深深的迷惑。“为……什……”话未尽,气便绝了。

    昙儿了无生息的小身躯宛如松了牵引的人偶,软软地瘫在他的怀中。

    “啧!死啦?”冷眼旁观一切的洱一点意外也没有,反而笑出声,尔后出其不意地朝他突袭过去。

    “你……”抱着昙儿,悲伤中他先行闪过一记招式。

    “哼!师父说你太弱了,要我解决掉你!”洱出招更快更繁。

    两道年少的身影在小小睡房中一进一退、一来一往,脚尖点地,暗招出袖,胜负难分。

    “哼!你一定不晓得师父怎么说你的吧?”洱决定采取心理战术,“他说你感情太重,无法专心于任务上,救回小师妹是你人生中的一大败笔,过错无力回天,索性就干干净净地解决!”

    是吗?他心下一撼,稍稍一个失神,肩头就挨上一剑。

    “唔!”一记闷哼,一道血泉流下他的手臂。

    人的求生意志是不可思议的可怕,而且往往是在瞬间爆发!

    “杀!”他紧握依然鲜血淋漓的匕首,放下昙儿,发出一记野蛮至极的叫喊,在洱措手不及间,将匕首狠狠插入他的胸口——

    第二声象征死亡的惨叫响起!

    片刻后,他抱起皮肤青紫的昙儿,一步步走出房间。

    独孤仇安然坐在椅子上,早就在静心等待着结果。“死了吗?”

    他沉默地放下昙儿的尸体,一脸杀意,一下子便欺身向前,将匕首架上独孤仇的颈子。“为什么?”

    为什么?太多、太多的为汁么,为什么要他杀掉昙儿?为什么又要洱杀他?为什么……

    “洱应该告诉你了。”独孤仇眼睛眨也不眨,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生命发发可危。“因为你太弱了。”

    弱?他眼微眯地看着独孤仇。

    “感情是个严重的弱点。而你在昙儿身上花了太多的心思。”

    就这样?“那么当初你为何要收容她?”

    “因为……”独孤仇笑得残忍快意。“这样日后的教训才会深刻,你才会记得住。”

    “啊——”闻言,他摇摇晃晃往后倒退,几乎要站不住脚。

    独孤仇的确够聪明,也够残忍!刻意让出了三年的时间,看着他和昙儿培养出些情愫,再让他自己摧毁,为的就是给他一回教训?这般的教训,别说是刻骨铭心,更是痛不欲生!

    “为什么——”

    他骇了、疯了、怒了,举起匕首攻击独孤仇。

    “你给我好好听着!”独孤仇轻而易举箝住他颈后,强迫他认清事实,“我这可是在助你,及时警告你’无情‘的重要性。瞧!如果今日你同昙儿一点情分也没有,又哪会心痛而丧志?懂了吗?想要真正变得强壮,就必须无情!想要里正做一番大事,就必须无情!想要真正成大器,就必须无情!”

    他仍是不服的瞪着眼!

    “懂了吗?人命是生还是死,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这是何其高等的快感,难道执行任务的这些年来,你都不曾有这种领悟?就像现在——”

    独孤仇掌下力道一重,他顿时被扼得无法呼吸;独孤仇的指甲掐入其于的肌肤,渗出细微的血。

    “呃……”

    好痛、好苦!他的四肢顿时僵凝在半空中,整个人动弹不得。

    这就是死亡吗?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空茫茫等待,能够呼吸的次数也急速减少……然后停止。

    身体似乎没有了重量,然后他听见了一阵又一阵的甜美笑声。

    哥哥……哥哥……

    昙儿……

    两行热流从他的眼角流出。

    哥哥……

    奇异的,他闻到一股浓得化不开的香味……昙花的香味……

    昙花只短暂一现,然后凋谢萎靡一地——

    “呼——”

    随着独孤仇的陡然松手,他方能开始顺畅呼吸,狂咳嗽不止。

    “以后你就叫’璋‘……”独孤仇的话语仍然继续着。

    璋……

    他突然仰首大笑,“哈哈哈哈!炳哈哈哈!炳——”他边笑边挥舞匕首,踉踉跄跄朝昙儿走去,刀起刀落,边砍边笑,边刺边哭。

    这是一场版别,对昙儿,也是对过往、对人性的最后告别……

    “很好,太好了!”独孤仇站在一旁,面露得意的不住点头。

    这是一场恐怖的蜕变,彻底改变他的人生。唯一留存心中的,怕是这份淡淡甜甜的花香。

    “昙……”

    俯趴在地,濒临死亡的璋啸王爷脸色苍白。

    在熊熊火海中以及烧焦味中,出奇的,竟有一股熟悉得令他痛彻心扉的花香,淡淡甜甜的……

    哥哥……

    “昙……”

    回光返照似的,他突然双眼暴睁,仿佛看见一个满面欢笑的娇小少女对他甜甜地笑着,甜甜地招手……

    “昙……”

    然后,他露出灿笑,勉强地抬举手臂,想在半空中捕捉什么,却又颓然垂下。

    哥哥……

    昙花啊!终究只有一现……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月下美人最新章节 | 月下美人全文阅读 | 月下美人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江西时时彩开将记录 福建十一选五app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 时时彩qq群 青海快三20170508
白小姐马报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双色球规则 新加坡28开奖历史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