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浪漫情债 > 尾声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浪漫情债 尾声 作者 : 章情

    冬天的欧洲风景冷清。很是符合汪寒的心境。

    她倚在窗口观看雪景。没有御寒的大衣、没有足够的现金,只怕美景没看够。就要冷死、饿死了。

    她忍不住想骂自己蠢了。程亮廷存在她户头里的钱足够她环游世界八千次了,她竟然一毛也不要。体验到骨气一斤换多少冥纸贵的比较好吗?

    旅费不足。只好泄漏行踪跟人求救了。打了一通国际电话,凌虹延不但很有义气的答应汇钱给她,还自告奋勇的要帮她办离婚。

    她忘了要离婚吗?还是压根儿不想面对?一旦离婚,她和程亮廷就再也没瓜葛了。她的潜意识不肯放弃程太太的身份?

    不是吧!她都走人了,怎么还会恋着那虚名,这会儿不都交给凌虹延去处理了。有个专办离婚的律师朋友。也算……方便吧。

    潇洒的连衣袖都不挥一挥,谁会佩服她啊?

    唉……还是想他呀。总要想到鼻子酸酸的、眼眶热热的。以后也只能到梦里碰碰运气了,能见到他的影子都好啊。

    睡吧。等天亮,她要出门采购,然后待在维也纳冷个刻骨铭心再做打算,也许不回台湾了,去哪都好……

    “来人啊!”新郎捣着血流如注的伤口,嚷叫。

    她惊惶地瞪着自己沾满血迹的双手。房门接着被踢开来,她来不及看清来者。便被扣住——“走!”男子道。

    夜里,被惊动的府邸侍卫赶来了。

    他们被重重包围,他护着她,一抵数十,杀了出去。

    他们连夜奔逃,后有追兵。而城门被封锁了。皇帝知道她抗旨违婚、他胆敢抢亲,已派出高手追拿他们。

    “你、你受伤了!”他们逃进树林里,她惊见他胸前的伤口。

    “不要紧。”他紧握她的手,硬是挤出安抚的笑。“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他到底是来了呀。

    来不及倾诉心意。他们被追兵逼上了断崖。

    “是生是死我都跟你在一起。”她决绝地告诉他。

    他护着她,豁出去抗敌,当她不慎跌落山谷时跟着跳下去。拉住她的手……

    “你醒了?”他沉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她感到安心。原来自己昏迷好一会儿了,而他始终守护着她。

    “下雪了……”她仰起脸,看着漫天飞雪。

    “冷吗?”搂她的双臂似乎使不出力了。他担心……要舍下她啊!

    “不冷,有你在。”她没发现他的血染红了白雪。

    他也仰看飘雪,声音趋弱:“也许……你将忘了我,……这雪……雪……会让你想起我们的……约定……”

    她倏然惊嚷:“是流星!你看……”

    他松开手臂。

    无回应。她侧头看他合着眼,心沉了。

    “……我们不要逃了……求你……不要死!”分不清梦里的“她”、还是自己在哭喊。汪寒一震,哑然瞪着天花板,凉凉的泪水滑落眼角。

    “傻!”男人怜惜的声音就在身边。

    醒了吗!柔和的灯下,程亮廷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她反射地扑进他怀里,放声就哭:“是我不好、都是我……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只要你好好……”

    他轻抚她的背脊,一声声的叹息。直到她哭累了。发现不在梦里,忙放开他,狼狈惊讶的瞅他。他炽热的眼锁上她……是你丢下我?还是我丢下你?说清楚!”这十六天像几个世纪那般漫长,终于啊,终于让他找到了她。

    “你、你……”她不敢相信他就在眼前呀。这人。该在台北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呀。怎么……“没我在身边,你总是做噩梦,还敢离开我。还敢!”他捏住她的下巴,灼热的气息直扑上她泪痕满满的脸蛋。

    怎么可以说出这令人、令人心慑的话来!她的心止不住地颤抖,一把推开他,她别开脸,拿手背抹眼泪。鼻音浓重的嚷:“你臭美,我一个人……很好的……”

    看她这样哭,这样嚷。他心疼却也放心了。她终于回到他的视线里了。

    静瞅几秒,他换上了闲闲的语气:“是吗?刚刚梦见什么了?”

    梦!她蹙眉,唉……他不会懂的啦。是她躲得不够远吗?好不容易下了决心,管它的前世今生,她要潇洒的撤回自己呀,他何必再来搅乱她的心。

    “梦见我了?想我?”他的手指托住她的下巴,迫她正视自己,饱含爱恋的嗓音存心骚动她。

    他总来这招教她沦陷!她猛地跳起来跑开,“我才不想看见你呢,你走……”

    他擒住她的手肘,声音沉了:“你欠我的怎么办?”

    她回头,困难的开口:“欠……”是谁欠了谁呀?她终究无法理清。

    “你欠我一个解释。”面无表情的。

    解释?只是一个解释吗?和他目光交缠,她的心拧疼了。

    前世,他为了她丧命。是她欠了他吗?但怎么……今生,付出的还是他,受折磨的也是他?

    不,不是吧!她也不好过的。

    “我真让你如此厌恶?”他问。

    她微嗔的目光对上他,违背心意的嚷:“对,我讨厌你。”他还来找折磨吗?那他给她的折磨她应该去跟谁控诉!

    她真说得出口!他叹气,直盯着她,脸色越益阴沉,最后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好。”

    见他转身,她的心脏猛地一抽,直觉他要走,心惶惶的喊不出话来挽留他。于是紧闭上眼睛。

    都说清楚了吗?可她还没弄清楚呀。他怎么会追到这来的?是凌虹延告诉他的?还有他是怎么进这房间的?是饭店给他的钥匙?不不,这些都不重要了。当初,他能教她昏头昏脑的跟他结婚,她就该知道他有的是办法,她真正想知道的是——他来这,难道只是要她一句话让他死心吗?

    “我说过我不会原谅你的。”微愠声音。

    她睁眼。泪眼朦胧地:“你……”不是要走吗?

    他扣住她,将她拉到跟前。她看见他抓着她的包包,原来他刚才是转身去找她的东西,但是他拿她的包包干嘛呢?

    “不许哭了。”严肃的声音。

    “你……到底想怎样嘛?”她跺脚,又气他又恼自己,什么情债啊。搞得人像傻瓜似的。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他扳着脸将她拖到门边,用那只捏着她的小包包的手再提起大皮箱,直走向门外。

    “什么啊?!你有什么东西在我这?”她挣扎,想要板开他牢扣自己的手。当初是被他这样又拖又拉的给搞昏的,他就不能先把话说清楚吗?他的语气好像她是一个卷款潜逃的人呢,太欺负人了。

    “你敢逃,我绝不原谅你。记得吧?”他将她扯进饭店的电梯里。

    “程亮廷……”她只能气嚷他的名字了。昏沉沉的脑袋预告了她又将落入他的圈套。

    “不尽责的妻子。该受到惩罚。”这话存心要堵住她的嘴。

    “那……就不要管我了……”

    “是吗?”他扯出一抹笑,睨她一眼。

    她心头一颤,紧咬住唇,他怀疑什么?

    饭店员工等在走廊上接走他的行李。她趁机扭动手腕,只想挣脱他的掌控,隐约知道再不逃就没机会了。

    他双手环上,牢牢紧紧的将她抱进一扇门里。

    太莫名其妙了!他什么时候学会了颜士祯那样不尊重人?汪寒气得涨红脸。正想出口叫骂,双脚却着地,来不及环视周遭。被他捧起了脸——“我不管你,对你而言是惩罚?”声音夹杂炽烈的期她脸上按明了气恼,不回答行不行?不晓得他又出什么花招,她必须坚持心头上那道微弱的城墙啊。

    程亮廷唇角一扬,换上悠闲的口气:“不是吧?你讨厌看见我。既然这样,非得让你摆脱不了我,对你才是最大的惩罚……

    汪寒屏住呼吸,心墙摇摇欲垮,惶惑的眼神被他牢牢捕捉。他眼神一眯,充满力量道:“我不想干嘛。我要你!”

    喀!心墙瞬间倒塌,她昏了、傻了、彻底乱了。他要她呀!想着他打从一开始就对她的好。她的眉头忍不住愈锁愈紧,怎么就是想不明白两人的牵扯,只好逞强的低语:“不用为难的,我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

    他猛地钳住她的双臂。忍不住气了。“很好!一个人跑来这鬼地方受冻,什么都不带。要成全别人也先秤秤自己几两重!”

    唉!他的关心总让她忘了防备呀。她皱皱发酸的鼻子,嘟叹:“我本来就不重嘛。我也没想成全谁。我就是自私自利,任性不讲理。”

    他猝然轻叹,所有的气恼在瞬间化为湮灭了。轻柔的手指抚去她眉间的皱痕,怜惜的眼光在她脸上梭巡着,直到她的眼神跟着放柔了。才开口:“我能给小柔的只是亲情,而你是我的妻子。不论你是否乐见我,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懂吗?”

    汪寒一瞬也不瞬的望着他,像闪电划过脑海,狠狠的教她意识到——完了!

    她知道她又完了。他是来索债、也是来还债的,今生注定要拉着她往爱情海沉沦,纵使她层层防备,不愿与谁情债纠缠,他还是不放过她呀。

    她终于懂了!这只能用心去感应的答案——她离不开他!他只要她!在她迷蒙深邃的眼底,他的心得到了踏实。后退一大步,等着确认答案……他不放过她,她又何必放开他呢?她豁然开朗了。是宿命让他们恋上彼此。只要向前一步。遗憾就可以弥补了!

    他的笑容、她的阳光呀……轻轻举步、轻轻偎进他怀里。这是她无须找寻就能拥有的熟悉依靠呀。

    “没有我,你该怎么办?”他轻抚她的发,掩不住担心的语气。好像若没有他,这怀里的人将无法独活了。

    汪寒忍不住轻轻笑了。他呀,太自以为是啦。没有他顶多……不。不要!那孤寂绝望的滋味她不是没尝过是呀,幸好有他。她的脑袋在他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依靠,轻喃:“如果没有我……”他会比较轻松吧?

    “没有你,就不会有我了。”程亮廷笃定地接口。

    她惊震,是这样吗?!

    因为前世的承诺,他无怨无悔的只要她;因为前世的痛心爱恋,她寡情的不敢交出真心。他和她一样没把握!

    “只要你开心就好。”他在意她的喜欢,她也希望他开心啊。

    ‘他推开她,寻到她的眼神。“我的开心你能给吗?”

    她的心头一紧。心意已定。但现实若不许……“我、我不确定。”愁云笼上她的脸。

    他脸色骤变,低吼:“你还敢这么说,”

    “我没有心。”她轻叹,本来是不在乎的,但因为他……她担心了,如果老天不成全,她的心脏是不是撑不到老?

    他深深看进她眼底,拉起她的手,柔声道:“还不懂?你的心遗落在我这了。”

    “是你不懂……”这事由不得他们的。

    以唇消灭她的担忧。他把握道:“你会平安的。我已经联络了美国认识的心脏权威,我们明天就过去。”

    她秀眉紧蹙。他知道了?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他低沉而温柔道。

    她的忧愁被他眼里的灿亮所吞噬,点点头,漾出了微笑。

    程亮廷牵着她走到窗边,将她安置在自己的胸膛,两人一同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

    “冷吗?”他在她耳边问。汪寒摇头。笑:“有你在。”他该知道的——她的温暖来自他。即使等套房的暖气发挥了十足的功效,但若没有他,她的命、她的心到哪都是苍凉冰冷的。

    “我们都不要忘了这一幕。”

    “嗯?”他的口气不像一个成熟的男人哪!

    “来生,你会因为雪,再次想起我。”她一震,这话……怎么似曾听过?且,隐含了另一意思!难道……他和她一样隐约记得……“怎么了?”他没忽略她的轻颤,低头关心。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玄奇的事件。

    那些梦境也许可从科学的角度获得合理的解释,但,汪寒宁可相信自毫无根据的直觉,只愿接受前也就爱上他的惟一想。惟有如此,他们深恋着彼此的事实,才能从现下回到远古。并延伸到永远永远的将来呀。

    “想什么?”他又问。

    紧靠在他胸膛上,她微笑地说:“想你呀。”他不再追问。手臂搂紧了些。她回抱腰间的那双手,亲密的依偎中心灵交流着……爱,是可意会不可言喻的。爱。是共同的默契,无需确认。蓦地,她想起了席蕞蓉的一段文字:你不说出结果,是因为你知道不可说?你不让我说出来,是因为——其实你早已经知道所有的结果?他,让她找回了失落的心……一切,足矣。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浪漫情债最新章节 | 浪漫情债全文阅读 | 浪漫情债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 吉林快3官网 安徽快三 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快乐扑克3基本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号码 时时彩平台怎么开 黑龙江11选5中了多少钱 安徽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