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拥妻自重 > 第五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拥妻自重 第五章 作者 : 叶双

    沐修尘在沐老夫人的怒气及逼视之下,纤细的身子颤了颤,怯生生地抬头与沐老夫人对视,语气有些怯懦地说道:“既然祖母这么说,孙女当然不敢抗旨,只是嫁给了皇室,孙女怕被人看轻,这嫁妆……”

    当年她爹早亡,可到底做过江南的知府,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些银钱都跟着她回到了沐家,以沐老夫人对她的厌恶,只怕会一副薄薄的陪嫁就将她打发出去,她可不想自己亲爹积攒下来的银钱尽是花在这些毫无羞耻之心的人身上。

    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事,沐老夫人呼吸一窒,眸光深沉的瞪着她。

    亏她还琢磨了老半天,原来这丫头眼皮子这么浅,用些银钱就能打发。

    若是按照她原本的意思,压根就没替沐修尘准备嫁妆的打算,可是转念一想,沐修尘怎么说也是嫁给了王爷,虽是继室,倒也真不好让她空着手嫁进穆王府,他们沐家丢不起那个脸。

    想到这里,沐老夫人又想到那个不知所踪的传家宝,既然前一任那名门贵女出身的王妃能够死得那么不清不楚,像沐修尘这个见钱眼开、没啥见识的,嫁过去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到时,她的嫁妆便是沐家再抬了回来,也没人会多嚼什么舌根,说到底,那些嫁妆不过是出去兜了一圈罢了。

    “放心吧,只要妳好好听话待嫁,咱们沐家不会亏待妳的,妳既是沐家嫡女,嫁妆自然也是十里红妆。”沐老夫人牙一咬,大方许诺。

    沐修尘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也懒得再多做纠缠。

    既然无论如何她都会嫁进穆王府,再想到穆王楚元辰的境况,自然是能在沐家刮走多少东西就刮走多少东西,虽然她一点也不穷,前世的她与人为善,傻傻地守着这些财富不知利用,重活一次,她是不可能再做这种利人损己的事儿了,更何况,谁又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祖母,您放心,孙女一定会好好听话,孙女自是知道您会为我打算好一切的,孙女也不会忘记沐家的养育之恩。”

    “嗯,那就好,等到正日子定下来,我会让人知会妳的,妳就安心绣妳的嫁衣吧,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用晨昏定省了。”

    被关在芳菲院几年,好不容易放了出来,就这么几句话被打发,沐修尘却没有半点的不悦,只是恭顺地退了下去。

    身后的帘子才放下,她那丰润的红唇便悄悄地往上勾了勾,一抹浅笑拂去了她脸上那刻意为之的呆板。

    真好,她离她的王爷又进了一步呢!

    她知道沐老夫人这话的意思是不想让她出芳菲院,她也不是很想出芳菲院的门,况且芳菲院与沐府的后围墙靠得近,只要小心一些,溜出去办点事儿其实是很方便的。

    圣旨下得急,日期也定得紧,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需要安排的事情也很多,至少得先弄清楚西北与边关的事儿,以免像在梦里的她,两眼一抹黑,傻傻嫁过去只能任人欺瞒。

    一步,一步,又一步,在回芳菲院的路上,沐修尘的步伐难得的有些跳跃,不复平素的沉稳。

    虽然没有言语,可伺候了她几年的红殊却能感受到她那种打心底且毫不遮掩的喜悦,可是她的心却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如今她真的有种感觉,这沐家果真如小姐平常所叨念的,虽然看起来是个豪门大户,实际上却是个能吃人的地儿。

    皇上明明是下旨赐了二姑娘婚配予穆王爷,可他们都能生生地找出不知尘封多久的族谱,将姑娘又说成了嫡长女,照理说,以他们这样官位不大不小的官家,配个王爷算是高攀了,换成当今任何一个王爷,她一定会替主子高兴得跳起来,可偏偏是穆王啊!

    那个主在边关是出了名的阎罗,虽然在与外族的争战中,穆王骁勇善战,立下了无数的战功,可其脾性不好,做事狠辣,对待女人更是毫不怜香惜玉。

    传言,有个小厮不小心冒犯了他,他二话不说,立时便抽刀砍了那个人的头,那颗头还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前任穆王妃面前。

    前穆王妃好歹也是京城里矜贵人家养出的嫡女,被这么一吓,三魂七魄便被吓飞了,病病歪歪地在榻上躺了好些日子,偏不巧又在这时怀了身孕,原本好好的姑娘家,就这么生生地被人折腾着成了皮包骨,好不容易拚着最后一股劲生下了个女儿,便死在了产房。

    自此以后,即便楚元辰贵为王爷,可但凡有些脸面的人家,再没有人肯把女儿嫁给他,就怕被说成不顾女儿死活,卖女求荣。

    若非这回皇上见他已是近三十岁的人,身旁却没有一个好女人照顾,就算平日里有侍寝的通房小妾,但是每隔几个月,王府的后园里就会因为穆王发怒而少了几个伺候的人,然后关于弹劾穆王的奏折便如雪片般飞来,眼见每日朝堂上议论的皆非国政,而是关于穆王的荒唐,皇上这才起了心思为他指门亲事,好让他收敛收敛那暴烈的性子,若是换作旁人,皇上哪肯花这样的心思,可谁让如今强敌环伺的西北压根就少不了穆王的存在。

    但是随着他暴戾残忍的传闻愈来愈沸沸扬扬,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朝廷大臣,只要一提起穆王楚元辰,大家就面色惨白,除了摇头,就只剩下害怕了。

    皇亲国戚里头找不着愿意嫁的,也只能往臣子们家中的闺女儿打算,偏巧这时沐家的二爷往宫里使了些银钱,就巴望着能为心爱的娇女劈开一条明路。

    谁知被贿赂的那人是个完全不长心眼的,竟在这个节骨眼上在皇上跟前提了几次沐婉娟的温良恭俭让,这才让皇上起了将沐婉娟指给楚元辰的心思。

    以穆王的身分,又加上皇上赐婚,沐婉娟就算不想嫁都不能,所以沐家这些不要脸的掌事者才会将主意打到了自家小姐的身上。

    望着前头脚步轻快的主子,红殊红着眼儿,几经犹豫,还是忍不住小跑步上前,大着胆子侧身挡住了主子的去路,急切的问道:“姑娘……妳当真要嫁吗?”

    “嫁啊!”沐修尘回答得毫不犹豫。

    她不但要嫁,还要在临走之时狠狠刮去沐家一层皮。

    不过瞧着红殊那急红了眼的模样,她难得起了逗弄之心,于是她语气一沉,故作幽怨地道:“再说,我能不嫁吗?不说那是圣旨,就说我若不嫁,这沐家的一大家子还能给我活路吗?爹娘在世时就说过,活着比啥都重要,我可不想这么不声不响地就让他们给弄死了。”

    “可就算嫁到了穆王府,那也是条死路啊!”红殊急得不自觉扬高了音调,一张小脸白惨惨的,泪珠儿再也克制不住地直往下掉。

    她无声地哭了一会儿,又想到主子平时对她的好,她深吸了口气,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抬手狠狠地抹去了脸上的泪,很有义气地道:“姑娘还是逃吧,反正咱们院子平素也少人来,前阵子妳不是给了奴婢银子,和守着后门的嬷嬷套交情吗?如今她待奴婢挺好的,咱们再给她点银子,让她放姑娘出门,我便留在院子里头挡挡,为姑娘多争取些时间,奴婢相信,只要能出了沐家大门,以姑娘的聪慧,一定能替自己寻条活路。”

    这是一个既简单又粗暴的法子,大概也只有像红殊这样简单的丫头才会觉得能成,莫说现在沐家众人都紧盯着芳菲院,就说以沐老夫人的城府,只怕现在就已经派了无数人在监视着了。

    但不可否认的,沐修尘被这蠢笨的法子逗得乐极,菱儿似的唇角蓦地往上勾,就像在平静的湖里掷入了一颗石子,幻化出勾人心魄的娇美笑颜。

    她瞧着红殊那壮士断腕的模样,心中汩汩地窜过一丝暖意,不由得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安抚道:“红殊,别担心,我是真的很乐意嫁给他的。”

    红殊愕然抬头,小小的脸蛋上满是不敢置信与不解。“姑娘……妳骗人的,奴婢才不相信妳是真心乐意嫁的。”打死她,她也不信主子的这个说法,主子一定是刻意这么说,要安慰她的。

    沐修尘有些哭笑不得,她望着红殊好一会儿,很认真地道:“姑娘我啥时骗过妳?我当真是乐意嫁的,而且恨不得立即就嫁过去,只可惜还得等黄道吉日。”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穆王,人人都说他残暴,若非西北还要靠他镇着,他的品行压根配不上小姐,小姐可别被老夫人给糊弄了,若是穆王真那么好,怎么他们就死活不愿二小姐嫁呢?”红殊实在太过惊愕,听来的那些诋毁穆王的言论就这么溜出了口。

    但沐修尘一点也不在意,笑笑地又道:“傻丫头,旁人说的妳就信,妳连穆王的面都没见过呢,也许他是被冤枉的呢?又或许他做的事都是被逼的呢?人在江湖,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因为知道,所以她说起这话肯定万分。

    闻言,红殊很不服气的反问:“姑娘这么说,难不成姑娘见过穆王吗?”

    “我……”沐修尘轻咬着下唇,抬眼似无限眷恋地朝着西北方望了一会儿,最后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转身进了院子。

    芳菲院一如它那不受宠爱的主子一般,既僻静又简陋,除了基本该有的床榻、桌椅和柜子,其余一样都没有,多宝槅也是空荡荡的。

    这哪里像个大家姑娘的闺阁,寒碜得比沐府里头那些庶出的姑娘还不如,但望着眼前的一切,沐修尘没有半点的在意,她随意的躺上摆在窗边的卧榻,由着窗外吹进来轻风徐拂,阖上了眼皮。

    她自然是见过穆王的,还被他护着过了好一段时间,只可惜那时的她,并不懂得珍惜。

    但这一回,再也不会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拥妻自重最新章节 | 拥妻自重全文阅读 | 拥妻自重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pk10关于5码的一些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 幸运飞艇定位公式 幸运飞艇投注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幸运飞艇代理 168北京pk10 pk10凤凰娱乐 北京赛车开户 幸运飞艇是虚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