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甜嫩嫩的稚妻 > 第十八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甜嫩嫩的稚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官菲娜的姿态一开始就摆出来了,她绝对不会帮忙,她就准备看林政焦头烂额的模样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官父与林政是认识的。

    “阿政!”官父看到女儿带回来的男人是林政的时候,傻眼了,连一旁的官母也跟着傻眼。

    官菲娜听到那一声亲昵的阿政时,她也傻了。

    “官叔叔,官阿姨,好久不见。”林政笑着说。

    “是阿政啊,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官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女儿说今天带男朋友回来……”

    官父戛然而止,指了指林政,又指了指官菲娜,“你们是男女朋友?”

    林政笑着颔首,官菲娜则是一脸的迷茫,林政跟自己的爸认识?也许是以前认识的吧?

    官菲娜现在有点明白林政的自信来自哪里了,原来是旧识,那么就好说话了,她心道林政腹黑。

    官父反应很快,招呼着林政坐下,官菲娜则是关注官父的腿,“爸,你的腿多了没有?”

    “石膏已经拆了,现在还要多静养,偶尔可以拄着拐杖走一走。”官母说道。

    “你还是小心一点。”官菲娜心疼地说:“多休息。”

    “嗯。”官父有些心不在焉,眼睛看看林政,又看看官菲娜,似乎在纠结。

    官菲娜一脸的不解,官母看了看,便说,“小娜,我们一起去厨房,你帮我洗菜。”

    “好。”

    官菲娜听话地跟着官母进了厨房,余光看了一眼林政,林政仍是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她轻哼一声,看起来他很厉害嘛。

    厨房里,官母细细地问了官菲娜跟林政认识的过程,最后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官菲娜奇怪了,“妈,你没有别的话要说吗?”

    “林政,他很好。”官母只说了这几个字,再也不肯多说了。

    官菲娜愣住了,就这样?以她妈的性格,怎么也要将林政从头到脚地评论一番才对,怎么就这么简单放过了?

    难道林政跟她爸妈关系很熟稔?不对啊,如果很熟稔,她也该知道的,可恶的奸商,一定有事瞒着她!

    一顿饭吃的很安静,官父没有讨厌林政,但也没有很喜欢林政,只是将他当做一个晚辈,让他多吃饭。

    吃过了中饭,他们就留下来了,官菲娜困,先回了卧室睡觉,而林政则跟官父坐在一起下棋。

    官菲娜走到卧室,才想到手机掉在客厅,就又走回去,可走到客厅门口,就看到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官父官母林政各占一角。

    “阿政,你真的要娶我们家小娜?”官父担忧地问。

    “其实我们小娜条件真的不是很好。”宜母轻轻地开口。

    “我喜欢小娜。”

    接着,三人便是一阵沉默,好一会,官母打破了沉默,“你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林政看了看官父又看了看官母,默默地点头。

    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走了,官菲娜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爸妈会不喜欢林政。

    官菲娜拍了拍自己的脸,力图保持清醒,她还以为,他们认识,也许林政还要少一些折腾,没想到她爸妈的态度会是这样。

    林政不好吗?林政的条件真的没的挑,很想她嫁人的妈妈居然会首先不同意,这真的让她太吃惊。

    连爸爸也是不太同意的样子,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她在卧室里走来走去,很是焦急。

    她突然停下脚步,手轻轻地拍了一下额头,“我这么紧张干什么!”

    林政镇定自如,她却替他紧张,她真的是好懊,她躺在床上,准备之前的打算,睡午觉。

    但是不管怎样,她翻来覆去,她都睡不着,她想着爸妈不同意她跟林政在一起,她心乱如麻。

    怎么办呢?不能跟林政在一起,她好烦恼啊,她很喜欢林政,甚至喜欢到非他不嫁的地步了,她该怎么办呢?

    她情不自禁地偷偷咬着手指,虽然林政表现得很自信,也很坚定,可到底是她的爸妈,她真的很担心她爸妈阻止他们在一起。

    这是官菲娜没有想到的事情,第一林政很优秀,他挑不出问题;第二他们之间有差距,可林政将态度放的很低;第三她的爸妈一直觉得很愧对她,因为破产导致她解除婚约。

    她也以为,她找到男朋友,她的爸妈会是最开心的,前几天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确也很开心的。

    但今天,见到林政,他们的态度却转变了。

    官菲娜睁着眼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表面说不帮忙,可她还是担心林政的,也很担心他们的未来。

    这一刻,官菲娜才发现,她对林政的喜欢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她喜欢他,不,应该爱他。

    她好爱好爱他,她再也找不到有人比他对她更好了。芬姐有偷偷地跟她说一些事情,一些他在她背后默默做的事情。

    她又穷又蠢,羞点找不到工作饿死,是他偷偷开了后门,这是当初面试她的部门经理跟芬姐八卦的,她省钱,又不太会做饭,丰盛的下午茶是他想岀来的招数,芬姐一查帐就发现不对劲,因为下午茶的钱是他自掏腰包,当小酥的钢琴老师也是他给芬姐的提议……

    他对她真的真的很好,她忍不住红了眼眶,她真的找不到比他对她更好的男人了,谈恋爱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她找到了,她喜欢到爱了。

    结婚要找一个喜欢自己的,她也找到了,从一开始就是他在追她,在宠她,他用的方式偷偷摸摸,还不让她知道。

    人的一辈子,别说一个了,真的要找到这样的男人,半个都可能找不到,她很幸运,遇到了他。

    如果爸妈让她放弃他,她做不到,因为她真的好爱好爱他,她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

    在台南待了一天半,星期天下午的时候开车回去,官菲娜一路都很沉默。

    林政瞄了她一眼,“怎么了?不开心?”

    “我爸妈好像不是很喜欢你。”她语气婉转地说。

    “没事的,以后会喜欢我的。”林政斩钉截铁地说。

    看他这副坚定的模样,官菲娜的心默默地跳动着,接着她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什么了。

    “你恨嫁了?”他打趣道。

    她看向他,“嗯,有点。”

    林政差点方向盘打滑,女生真的很善变,前几天还说不想嫁,没过几天,突然恨嫁了。作为一个抓准机会的人,他保持静,认真地提议,“那我们去结婚?”

    官菲娜捂着嘴笑了,没好气地说:“没得到我爸妈同意,你就想拐我了?”

    “嗯,那等爸妈同意了再说。”

    人前人后两张脸,她无语地看他,在她爸妈面前喊叔叔阿姨,在她面前喊爸妈,他真的很狡滑奸诈。

    等他们回到台北的时候已经晚上了,他们两个人的厨艺都很烂,拿不出手,去附近的饭店吃饭,两人手牵手散步,等到九点就回住处。

    林政先去洗澡,之后去了书房,官菲娜看了一会电视,接着去洗澡,等她擦干身体,她看着镜子里娇嫩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作了一个决定。

    她没有穿睡衣,直接披上浴袍走了岀去,林政还没有回来,她躺在被窝里,整个人像虫子一样蠕动,接着浴袍从床脚处被她踢下了床。

    她紧张地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着林政回来。

    十点半的时候,林政从书房回来,卧室里只有一盏晕黄的落地灯照亮着卧室一角,床上的被子凸如一座小山,有人已经先睡了。

    他放轻脚步,动作极轻地爬上床,钻进被窝,他习惯性地要抱着官菲睡觉,手指摸过去,一片细腻的肌肤几乎融化了他的手指,他的动作僵在了那里,像是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他垂眸,看着官菲娜紧闭着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搧动,他的唇角扬起一抹笑容,躺了下来,手环住她的腰。

    两人之间安静了五分钟左右,对官菲娜而言,漫长地好像几个世纪过去了,她终于装不下去了。

    ……

    夜,无限地被拉长,情人间的纠缠更加地放肆缠绵。

    男人的话不能信。

    官菲娜第二天没能爬起来去上班,而神清气爽的林政去上班了,特意让她好好放假休息。

    官菲娜中午才醒过来,看了一下手机,生气地抿着唇,放假,放假的理由她都没脸说了。

    纵欲过度。

    她真的没想到林政释放之后会变得这么禽兽,在床上压根不知收敛!

    电话正好响起,她拿起电话,“喂?”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在将她害得腰酸背痛之后,用温声细语问候也没用,她冷着声音,“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隔着电话,林政几乎都能感受到她的怒火,不过有错在他,他叹了一口气,“昨天失控了,以后不会了。”

    她已经不相信他的适了,哼了几声,当作回答了。

    “小娜……”他柔柔地喊她的名字。

    她耳根子软,再被磨几下,她就又要被他哄骗了,“我要起床了,挂了。”

    林政听出她语气中的火气,决定回去好好顺一顺她气炸的毛,“好。”

    官菲娜挂了电话,凄惨地揉着快断了的腰去浴室,好半天,她又跟老奶奶一样,从浴室里出来,痛苦地趴在床上,她先订了一个外卖,便将脸埋在枕头上休息。

    她很怀疑,先上车后补票的作法是不是错的,因为她快被他折磨死了,她用力地闭上眼睛,决定这一个星期,他都别想上她的床!

    她恶狠狠地笑了,让他下手不知轻重,跟一个疯子一样。

    过了一会外卖送过来,她吃了外卖,又躺回去休息,先骂了一顿林政,她才解气地睡着了。

    林政征询了官菲娜的意见后,挑了一个晚上与他爸妈见面,除此之外,还有姐夫一家子。

    如林政所说,他爸妈真的很开明,并不喜欢管小辈的事情,只要不做坏事,随便他们。

    饭后,他们聊了一会,林政和官菲娜才回去。

    官菲娜喝了一点酒,看着林政就骂:“你这个禽兽!”

    林政自然不会问自己为什么禽兽,于是乖乖地点头,“我禽兽。”

    “我很讨厌你每一次上床就让我下不了床!”喝了酒,她的话就多了。

    林政无奈地笑了,哄着她,“下次跟你一起下不了床,好不好?”

    她这才开心了,林政唇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他很乐意不下床的,真的!

    “林政,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她突然说。

    “没有。”林政如常地说。

    “你偷偷拍了一段视讯,你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我一辈子都留在你身边,你是不是想用那个视讯威胁我?”

    “不是。”他很诚实地补充道:“我只是想让你不要轻易地就离开我,这是你对我的承诺。”

    她切了他一声,“那程旭又怎么回事,芬姐说你故意让程旭不好过。”

    “有吗?”

    “你傻啊!有钱不赚,就该狠狠赚他们的钱才对!”她凶狠地说。

    他受教地说:“是,老婆你说的对。”

    她安静了一会,又开口,“林政………”

    “你没有告诉我,当初借钱给我爸的人是你!”她的声音多了一抹哽咽。

    他的目光放柔,车子开到了住所楼下,他熄火,看向她,“嗯,是我。”

    官菲娜起初不懂爸妈为什么不喜欢林政,后来才知道,不是不喜欢,而是怕林政会拿以前的事情说事,怕她在这段感情受委屈。

    但他们不知道,林政是怕她在外面受委屈,更怕别的要债人欺负她家,她不怀疑林政一开始的居心叵测,可是她知道,他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她好。

    “你是不是傻的!”她骂他,“钱多也不能随便乱借!”

    “嗯,我知道是你才借的。”他很乖地回答。

    她满意地笑了,又说:“我会还钱的。”

    他诚恳地说:“好,不急,慢慢还。”

    她唇角翘了翘,嗯,他知道如何顺她的毛,也知道她不想欠他的钱,那些钱,她会慢慢还,不会因为他们的关系,理所当然地就不要还了,他从不会去娇惯她,但又会保护着她。

    欠他的钱,总比欠别人的钱好,他这么想,也不在意她还不还,但他知道,她在有些方面很固执,所以他顺着她。

    “唉,所以我不该太早跟你上床。”她突然叹息了一声,没有弄清事情前就把自己送入了狼口之中,她真傻。

    他笑了,摸了摸她的脑袋,“早吃晚吃,其实都一样的。”

    很耳热的话,她看他,“你还有什么坏主意,说来听听?”

    “我打算,如果你不从的话,我就把你灌醉,然后美男计……”他邪恶地笑着。

    她突然扑到他身上,小手用力地捏着他的手臂,“你这个月都别想上我的床!”

    “你的床,我的床,也是一样的。”他说。

    她沉默了,好像是哦。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一样的道理。”他吻了吻她的唇。

    她笑了,用力地推开他,“别想哄我,我不会上当的。”

    他神秘一笑,她都已经上当了,其实上一次当跟两次当,没什么区别的,“乖,回家睡觉。”

    她嘟着唇,靠着他回家,他搂着她,一起回家,“林政。”

    “嗯?”

    “你真的很讨厌。”

    为了让她不讨厌他,他等一下会在床上更卖力的。

    【后记 金晶】

    又是新的一年,时间过得好快,新的一年里,要做什么呢?努力地想了一下,嗯,首先,我要认真地赚钱。

    接着,我要认真地花钱。

    最后,我要让真地赚钱和花钱。

    哈哈哈哈哈,好像有点敷衍哦。

    不过,这真的真的是我的新目标,很认真地告诉你们,赚钱就要花,花了钱就要赚,开开心心,当然啦,不能乱花钱,钱要花在自己想做的事情哦。

    例如旅游,我很喜欢旅游,一年最少去一个地方,去太多地方就很花钱了,所以也要节制啦。

    也希望在新的一年,你们心想事成,身体健康哟。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嫩嫩的稚妻最新章节 | 甜嫩嫩的稚妻全文阅读 | 甜嫩嫩的稚妻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31选7规则 北京快三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的吗 山东群英会单双 北京赛车pk10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