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他只在床上告白 > 第二十七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他只在床上告白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吴夏娃

    陈颖从第一天涨红着脸,到今天她脸包丝巾,戴着大墨镜来上班,在“对你爱不完”的热歌热舞中,匆匆扔了辞呈。

    隔天,马上帮儿子转学,回到原来的学校,打包行李,回天地大厦。

    天黑,一对母子大包、小包扛到门口,一身的疲累,哭丧着脸回到家,一人倒在一张沙发,听到脚步声传来。

    杜御正要出差,拖着行李从房里出来。

    “回来了?”杜御一脸的遗憾,他的招数还没用完。

    “爸爸……我们回来了。”杜俊英从妈妈的身上记取教训,以后再也不敢挑战爸爸的威严了。

    “老公……我们回来了。”陈颖经过这一次,深信杜御是爱她的,爱到她含着眼泪,不敢摊开家计簿。

    “……怎么不等我去接你?”

    杜御出国几天,深夜才回到家。

    陈颖本来和儿子一起睡,被杜御吻醒过来,才发现他提早回来了……在杏山没有碰她,一回来就脱光她。

    “工作呢?”

    陈颖被他的体温包围,一边被他啃,还得一边听他说话,现在还要她回答……吗?

    “……辞……了。”她咬住嘴唇,好半天才挤出声音来。

    “还回去吗?”

    她只能摇头,在他的**下说不出话来。

    杜御抬起头来,停下动作,抚摸着她的脸,遗憾的看着她。

    “真可惜,我都已经准备好在快乐村下跪求婚,在温泉大街办露天婚礼,请名厨掌厨宴请全村,风风光光地把你从故乡迎娶回来。”他必须让他的妻子清楚知道他的计划,让他的妻子能够充分感受到丈夫满满的爱和心意。

    ……还好她提早回来,不然整个家都被他败光了,他故意拿家用,不肯花自己的私房钱,分明就是要她“知道痛”。

    杜御看着她打开眼睛,迷离的双眸逐渐清明,他缓缓低下头,吃着她的嘴唇,摸着她的身子,过了一会儿……

    “颖儿,你喜欢哪一种婚礼形式?”

    “……嗯……”陈颖才放开嘴唇,差点就叫出声,她涨红了脸,好想骂他。

    “颖儿,怎么不说话?”杜御听不到她的声音,停下动作。

    “……什么?”陈颖微微喘了一口气,打开半眯的眼睛看着他。

    “我想在杏山和庄园各办一场婚礼,你有什么想法?”杜御深眸里有隐忍压抑的火热欲望。

    “……当作没有离婚这回事,直接去登记。”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要她穿婚纱走红毯,她不要。

    “颖儿,最少要有一场婚礼。”杜御拉起她的手环到他后颈,缓缓把她抱起身来。

    “……那么,只要补拍婚纱。”陈颖发现杜御没把灯关掉,亮晃晃的,她赤身**被他抱在怀里,坐在他身上,她和他脖颈交缠,环紧他,贴着他的胸膛遮羞。

    “颖儿,最少要有一场婚礼。”这是杜御的底限,他轻抚她的背,想拉开一点距离把她看清楚,她却不让。

    “……庄园好了。”陈颖看他踩得这么硬,没有商量余地,勉强答应他。

    杜御终于把灯光调暗,“颖儿,看着我。”

    陈颖眯着眼眸,在昏黄的灯光下,缓缓松开手。

    杜御捧起她的脸,亲吻她……

    “婚礼的细节我们再慢慢讨论,日期选在五月二十日?”

    “跟以前一样比较好记。”陈颖讨厌他不停要她说话,一会儿啃咬她,一会儿动也不动,故意放慢动作,弄得她冷冷热热的,忍不住想和他唱反调。

    “……颖儿,你又生气了?”杜御抵着她的额头,暖热的手游移在她迷人的曲线,抚揉她的胸部。

    陈颖紧咬着唇,不开口。

    杜御低头吻她的身子,“颖儿,你想要什么?你现在开口,我都答应你。”

    陈颖差点把嘴唇咬破了,听到他的承诺,彷佛看到希望的火光。

    “……任何条件?”她喘着气息,紧紧抓住他的手。

    杜御吻住她的唇,把她的手拉到肩膀上,环紧她的腰,抱起她的身子。

    “嗯,你说吧?”

    “我要孩……嗯啊……”

    杜御看着她迷蒙的双眼缓缓进入她。

    陈颖听到自己的呻吟,狂咬住唇,整张脸热烫得好想……骂人。

    “颖儿,只有现在……你说出任何条件,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摘给你。”杜御摸着她迷人的神色,抚摸着她的身子,缓缓地要她。

    “……我……啊……我要孩子,我要你的孩子——”杜御!你这个恶魔。

    陈颖几次试着开口,都在娇喘声中咬住嘴唇,她不肯放弃,不断努力打开嘴,都在他的啃咬和激烈的冲撞之下一再败下阵来,气得她好想哭。

    “嗯……啊……”

    “颖儿……”

    不要叫我,你根本就故意不让我说话,我恨你……陈颖咬住他的肩膀泄恨。

    “颖儿……你是我的……”杜御把她压在床上,咬着她的耳朵。

    “好……”什么都好,他说什么都好,不要再折磨她了。

    “颖儿,我爱你。”

    “好……”陈颖一声好,身子缓缓紧绷,眼眶瞬间转热……他灌入耳里的喘气声,她听过好几次,但过去从来无法听真切,总以为他又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原来,他一直说的都是这句话吗?

    “这次……你听清楚了吗?不要再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唉。”杜御总在激情之中诉说真情,她总是说好,却一次都没听进去。

    陈颖掉下眼泪,张眼望着、摸着杜御的脸。

    “我一直有让你……神魂颠倒吗?”

    杜御缓缓吻住她的唇,紧紧抱住她。

    陈颖看见了……杜御意乱情迷的神情,原来……如此。

    啪。

    ……好刺眼。

    陈颖缓缓掀起眼皮,又是一阵尴尬……但是内心有胀得满满的甜意和满足,让她甘愿像只青蛙趴在这个男人的胸膛,当他的女人。

    “颖儿,还怕吗?”杜御把她一头冰凉的头发往旁边拨,抱着她躺在床上。

    陈颖羞着脸,缓缓摇头。

    “还痛吗?”他抚摸着她的肩膀,她的背,从她身子的反应触碰她的心。

    陈颖双手抱紧他,埋在他怀里摇头。

    她柔软的身子包围在幸福的氛围里,让杜御终于能够松口气。

    其实陈颖一直都不愿意正视,当年那些黑夜里,她承受了杜御的痛苦和伤痛,而这些全埋在她的内心深处,没有找到出口,导致杜御每一次要她时,她总会没来由地胆怯和恐惧,身体无法得到放松。

    还有,她的一时冲动伤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让她每次和杜御欢爱都会想到乐乐,她想到自己留在乐乐脸上的眼泪,心就抽痛,身体也自然产生排斥和拒绝。

    “……你怎么都知道?”陈颖有点沮丧,她以为她不说,就不会让他发现她恼人的秘密。

    “怎么可能不知道属于自己的东西。”杜御扯起嘴角。

    敢物化女人,小心她放生他。

    但他要是这种男人,陈颖也不可能爱他无法自拔。

    “你心里、眼里装满了我,只看着我,才能发现我的秘密。”陈颖理直气壮地拆穿他。

    “你现在终于知道了?”他轻掐她的脸。

    陈颖挥开他的手,杜御没有否认,让她心里满满都是蜜。

    “过去……我们欢爱时,你因为我带给你的伤害,身体无法放松,所以我尽量克制不碰你,后来你主动靠近我,我们**的次数多了以后,我发现你的伤害不只一层,你不仅是无法放松,还有你自己也不肯放松……在我爱你的时候,你心里搁着事情。”他拿起他的睡衣披在她肩上,抱着她坐起身,这样他才能好好看着她的脸。

    “我想起最初你说喜欢我时,曾经说了一句……乐乐更重要。后来我试着提起乐乐,但从你的反应,我才明白你对乐乐说出那些话,简直是把你自己判了死刑,你把自己砍得伤痕累累,你的心根本无法承受。”杜御心疼的摸着她的脸。

    她内心的伤口层层叠叠,有恐惧和阴影,还有更深的是她的自责。

    十年来,尽避他努力修补,还是治愈不了她,他只好放开她,让两人回到原点。现在,他终于可以放心。

    “……我爱你。”陈颖眼眶红,有一个这么了解她的男人,此生足够了。

    “我也是。”杜御抱着她拥吻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什么,才拉开一点距离,若有所思地望着她,“颖儿,你想留在家,还是出去工作?”

    “我喜欢工作。”陈颖看着杜御不动声色的表情,脸上挂着完全尊重她的笑容,她看到他眼底黯淡了那么一点点,她才满足的说:“但在外面工作还是比不上我的儿子和老公来得重要和吸引人。”

    “嗯。”这个天大地大的老公,眼底生辉了。

    完美妻子好满意……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她终于看懂杜御了。

    “颖儿,你不喜欢我对别人笑,以后我会注意。”杜御缓缓抚揉她的后颈,把她拉近,贴着额头。

    天大地大的老公这种口气……这么谦逊的口气……陈颖心脏抖了一下,感觉到后颈一股压力,背脊一阵凉意,他接下来要说的是?

    “相对的你也是,以后在外面,不许对男人眯着眼眸,露出牙齿,礼貌性的笑也不可以。你以前对下的警卫、俊英学校的老师、还有隔壁的住户笑成一朵花时,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既然把话说开来,我希望我们能互相约束。”

    ……奸商,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他还一一点名,原来他以前都在忍。

    “……好。”陈颖脸上三条线,有一种不小心去捅到峰窝,被叮得满头包的感觉。

    “颖儿……”杜御眯着眼眸,呼吸吹吐在她脸上,缓缓的贴紧嘴唇吸吮她。

    陈颖看见他饥渴的眼神,脸上三条黑线拉得更深。

    颖儿……还怕吗?还痛吗?

    原来他这么问,是准备一夜都不让她睡?

    “御……还有件事,你以前跟家里说过你要生很多孩子……为什么不肯跟我生?”陈颖很在意,她也想给他很多孩子。

    杜御看她眼底幽怨,停下动作,叹了口气。“颖儿,你忘记你生俊英时说的话了?”

    “我生俊英时……我说什么?”陈颖没有忘记她在医院待产时,杜御匆匆赶来的身影,当时看见他,她满眶热泪滚汤。

    “你说了很多……”

    几乎痛了一天才把俊英生下来,杜御一直守在身边紧握她的手,她大半时间都是忍着疼痛,沉默地看着他,偶尔咬咬牙,忍不住冒出一句话,都是又沉又重……

    ……我……就生这次……以后不要生了……

    ……我认真跟你说……我只生一个,你记住……

    杜御……你听清楚……我只说一次——你要是再让我怀孕,以后你休想再碰我!

    “我有说过?”陈颖生完孩子,脑袋一片空白,她只记得她抱起儿子那一瞬间的满足和快乐。

    “颖儿……我伤害你,弄痛你时,你从来就没有喊过,但是你生俊英,痛得脸色惨白,一再警告我。”杜御怎么忍心再让她承受那种痛。

    “因为我说过那些话,你坚持不肯再生?”陈颖喃喃,满心震撼。

    “嗯。”杜御抱着她,收紧双臂。

    “全是我不记得了。”她怎么觉得是杜御在骗她?陈颖好想看看他的眼睛,她一定能够从他深邃的眼神里找到答案,但她被杜御按在怀里,无法看到他的脸。

    “颖儿,我们有俊英一个就够了。”杜御低沉干净的声音,还是老话一句。

    “老公,你不老实说我又会胡思乱想,你觉得这样好吗?”杜御是真心不忍让她疼痛,陈颖相信他,不过他这么坚持不让她生,她总觉得还另有理由。

    “颖儿……俊英已经念小三,你们母子还是抱着睡。”

    是因为她太宠孩子?

    “我在床上念书给他听,不小心睡着了。我下次注意点。”慈母被严父念了很多年,从来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颖儿……你很爱俊英。”

    果然是因为她太宠孩子……

    “我是宠他一些,我以后会改。”慈母乖乖地反省。

    “颖儿,我在你心里排第几?”

    那还用说,慈母向来都把儿子放在第一位……她从来都不知道排在第二顺位的老公一直在争第一位。

    “颖儿……第几?”

    陈颖现在知道杜御不想再生的原因,杜御早就说过了,他一直都是很诚恳、很认真的告诉她——

    生孩子影响生活品质,所以他不想再生。

    “颖儿,怎么不说话?”

    初见他时,是乐乐拉着她一起去的,那是个很热的夏天,那年二人都才十四岁。

    今年,两人的儿子已经快十一岁。

    陈颖才终于知道,杜御的眼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心情……好复杂。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下一章(快捷键 →)
他只在床上告白最新章节 | 他只在床上告白全文阅读 | 他只在床上告白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快中彩中6个多少钱 甘肃快三 重庆彩票网 百家乐详解 北京pk10开奖历史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网站 分分彩红白监控玩法指南 北京pk10软件手机软件 北京赛车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