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今天不结婚 > 第二十章

|今天不结婚 第二十章 作者 : 夏晴风

    慵懒的午后时光,苏清清睡了一场好觉,悠悠转醒后,她摸了摸床另一边空下来的位置,还留着温度。

    她起身,见先前一路散乱扔在地上、楼梯上的衣服,已被整齐折叠回床头柜。她走进浴室快速梳洗后,换了套干净衣服,将床头柜的衣服放进洗衣篮。她下楼,听见厨房有声音,走过去见唐旭初刚调好一小碟酱汁,中岛台面上有盘切好的红西红柿。

    唐旭初听见她进来,对她温柔一笑。

    苏清清望着流理台面上的西红柿与酱汁,诧异问:“你怎么有这些东西?”

    “昨天先去唐人街买的,早上来找你时忘在车子上,刚刚才拿进来。”他将调好的装汁推向她,“吃吃看。”

    苏清清走到中岛流理台边,拉椅子坐下,她拿叉子,插了一块西红柿,沾酱汁送进嘴里,下一瞬惊讶写进她眼里……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味道,根本神复制,完全一样。

    苏清清吃下后,惊喜问:“你怎么做的?”

    “我前年回台湾,又去一次那家店,问了老板比例,老板很热情,不藏私地仔细告诉我。”

    “我也问过啊,可是为什么我做不出这种味道?”

    “我猜是因为你酱油膏用的不对,老板用的是古早味的酱油膏。不同牌子酱油膏,尝起来味道不同,做出的酱汁吃起来也不同。我昨天在唐人街找到老板用的古早味酱油膏牌子,另外老姜不能选太干、太老的,否则磨出的姜汁不够、香气也不够……”

    苏清清点点头,很满足地又吃了两块,“以后都靠你了。”

    “好,以后我都让你靠。”唐旭初弯身靠在流理台面上,手托下颚,似笑非笑地望住了苏清清,接着语气严肃说:“既然说了以后都靠我,就不许后悔。”

    “不会后悔。”她说。

    语落,门铃响起,原本愉悦松快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绷。

    唐旭初站直,苏清清也站起来说:“应该是他们回来了,我去开门。”

    唐旭初有些忐忑跟在她后头走。

    门打开后,苏菲亚先冲进来,抱住妈妈,开心大喊,“迪斯尼好好玩!我要再去!下次找亚力……”说完,她扬起小脸望向妈妈,这时才注意到妈妈身后多了一个人。

    苏菲亚弯着、身躯探头看了一下,见到唐旭初,先是呆了一秒,接着松开妈妈,走向唐旭初。

    唐旭初蹲下来,苏菲亚伸出小手,有些情怯地模横他的脸,不可置信说:“你是爹地吗?”

    唐旭初看着眼睛神似自己的孩子,波涛汹涌的情感冲上来,一瞬间将他吞没,忍不住红了眼眶,低声答,“是……我是爹地……”

    听完他的话,孩子的眼泪说来就来,用小小的手紧紧抱着唐旭初的脖子,很戏剧化地嚎啕大哭。

    她边哭边说:“妈咪没骗我!你活着,而且回来了!不要再走了……以后我当科学家赚钱,你留下来陪我们……”

    唐旭初紧紧拥抱小小身躯,也哽咽起来,哄着孩子,“好,不走了……以后爹地都留在你身边,陪你跟妈咪……”

    不料唐旭初保证才出口,苏菲亚立刻松开手,万分惊喜问:“真的要留下来?”

    “真的。”

    “你保证?”

    “保证。”

    顿时,苏菲亚方才说来就来的眼泪,瞬间也说走就走。

    唐旭初还沉浸在父女相认的激昂情绪里,小苏菲亚已停止眼泪,开心欢呼。

    “YA!爹地要留下来了,眼泪不会浪费。笑雨,我们走,去看军舰横型。”

    苏菲亚转身拉笑雨,跑进屋子,留下一脸错愕的唐旭初。

    汤书毅在一旁笑着,揺了揺头。

    “我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我想你这个新手爸爸,慢慢就会习惯小苏菲亚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个性,机灵得像个人精,根本感觉不出她两岁不到。”

    唐旭初缓缓起身,禁不住想他小时候,也像小家伙这么恼人吗?

    苏清清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说:“慢慢你就会习惯她把眼泪当武器,你只要坚定不让她得逞,不用一分钟,她眼泪一滴都不掉,相信我。”

    “你是说,刚刚我若坚持我还是会离开,她不到一分钟就会停止哭泣?”唐旭初不敢置信,小苏菲亚刚刚哭得呼天抢地,说穿了只是演戏。

    苏清清耸耸肩,说:“确实如此。”

    听到答案,唐旭初一下子被打击了,原来在孩子心中,他只值一分钟眼泪。他暗下决定,日后好好努力,务必加重他在女儿心目中的分量……新手爸爸真难为。

    晚上,唐旭初尽了好爸爸职责,跟小苏菲亚花近一个小时,讨论太阳系九大行星。

    唐旭初准备关卧室房门离开之前,苏菲亚喊了他。

    “爹地,你回来真好。我下午的眼泪,是真的很高兴。”

    父爱大爆炸的唐旭初一阵感动,笑得如水般温柔。

    “我也很高兴我回来了。”

    小苏菲亚刚才跟他说了秘密,她说,小孩的眼泪比珍珠珍贵,因为纯真才容易流泪,眼泪珍贵,不可任意浪费,若是眼泪无效,要立刻停止哭泣。

    她还说,上帝分给每个小孩的眼泪一样多,如果流太多眼泪,以后再痛、再难过,都没有眼泪可以流。

    孩子总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他看着小苏菲亚纯真清澈的眼睛,彷佛看见从前的自己。

    回到主卧室后,他向清清借电话——

    “手机能不能借我打一通电话?我的手机忘在租来的车里,刚刚看已经完全没电,无法开机。”

    “好啊,你打吧。我再去洗一次澡,下午只随便冲一冲,现在感觉身体黏黏的。”

    唐旭初将她拉过来,紧紧抱一下深闻她身上的味道,笑说:“闻起来香气扑鼻,不洗也没关系。”

    苏清清睨了他一眼,没理他,挣脱他的怀抱,径自往浴室走。

    唐旭初脸上带着笑,拨了熟悉的号码,另一头电话很快有了回应。

    “清清?”是母亲的声音。

    唐旭初先是愣了一下,才喊,“妈,我是旭初。”

    “旭初?你在加州?跟清清在一起吗?”

    “嗯,我昨天到加州的,我跟清清在一起。”

    “这样啊……”杨嘉翎想了想,说道,“两年多前你离开后,清清打电话给我,后来每个月她至少会打一通电话问候我。”

    唐旭初想着清清打电话给母亲的心意,感动得有些鼻酸……他让她成为未婚单亲妈妈,她却开始每个月打电话给他母亲。

    “妈,我要结婚了,跟清清结婚。”

    “跟清清结婚?”杨嘉翎有些惊讶,但很快恢复平静,她知道苏清清跟汤书毅交往许多年,两年多前跟汤书毅分手,后来她才将笑雨介绍给书毅,“你们年轻人谈好就好,毕竟要走一辈子的是你们。”

    唐旭初想到苏菲亚,不禁开口问:“妈,小时候我是个麻烦的孩子吗?”

    “怎么想到问这个?小时候的你……”杨嘉翎停顿几秒,笑着说:“麻烦是不会,平常孩子麻烦的地方就是哭闹、不好沟通,但你既不哭闹又好说话,算起来不是麻烦的孩子。可是你总会提出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让人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这算是一种麻烦的话,你麻烦的方式不一样。

    “我记得你三岁时,读到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你告诉我牛顿是天才,你说如果有一颗又脆又甜的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你会直接吃掉苹果,不会想到万有引力。然后你问我如果地球有万有引力,宇宙外层空间呢?是不是也有一种力量,可以牵引所有星星,让星星不会乱跑,待在原处?那种引力是什么?”

    唐旭初笑着听母亲讲从前的自己。

    “你小时候最麻烦人的,大概就是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我们都无法回答。怎么突然想到要问小时候的事?”回忆让杨嘉翎声线温柔许多。

    “妈,你当奶奶了。清清跟我的孩子已经一岁十个月了,叫苏菲亚。小家伙有点像……我小时候吧!今天我才知道自己小时候可能是一个麻烦。”唐旭初笑说,而杨嘉翎在那一头,则是惊讶万分。

    唐旭初花了一些时间简单地向母亲解释他与清清之间的事,他略过一些细节,只说他一直爱着清清,而清清因为他的介入,感情有一阵子混乱,无法选择,但现在他们很好了……

    杨嘉翎静静地听,没有多做评论,这辈子她经历了不少风雨,感情这回事,她早已能用平常心看待。

    “只要你们想清楚,做出正确的决定,以后能幸福过日子最重要,之前发生的事都过去了。”杨嘉翎说。

    “谢谢妈。”唐旭初由衷感谢上天,给他一个如此开明的母亲。

    “汤叔对你好吗?”唐旭初又问。

    “他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你们不打算结婚吗?”

    “经过跟你爸爸的婚姻,我对结婚这件事没有任何期待,像现在这样,没有负担过日子,我觉得很好。行远也尊重我的决定,到了妈这个年纪,最大心愿就是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开心过日子,结不结婚已经不重要。”

    “你不担心将来汤叔变心?”

    “男人若要变心,有那一张结婚证书也没有用,你爸过去就是最好的例证。如果你问的是我担不担心他变心之后,我一无所有?我不担心。再不济,我还有两个儿子,总不会养不起我这个妈妈吧?”杨嘉翎说笑。

    唐旭初听完笑了,回道:“当然养得起。”

    “婚礼打算什么时候举行?”

    “快的话应该下个月底”

    “好,我月初就过去,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顺便跟我的小孙女相处一下,培养感情。”

    “妈,我打算邀请哥、大嫂,还有爸爸来参加婚礼,你介意吗?”

    “你是想问我介不介意你爸过来吧?不介意啊!其实虽然跟你爸离婚了,这几年我们已经变得像朋友一样,他本来就该来参加你的婚礼。”

    “嗯。”唐旭初应了声,“妈什么时候想过来,打个电话给我,我到机场接你。”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杨嘉翎有些担忧,探问,“有家、有孩子了,不会再参加什么国际医疗组织了吧?”

    “不会了,我决定到大学教书。”

    “这样就好。”杨嘉翎心里的大石终于放下。

    “对不起,这些年让你担心了。”

    “当父母的,没有一天不操心自己的孩子。你早点休息吧。”

    “知道了,妈,再见。”

    “再见。”

    婚礼这天,太阳害羞地躲在厚厚云层之中,不肯探头。

    唐旭初邀请邻近教区的牧师来证婚,婚宴就办在自家前院游泳池旁的草坪上。

    之前实验室的伙伴,以及苏清清在医院熟识的工作伙伴,都来参加婚礼了。

    唐旭初原只想办个小型婚礼,没想到来的宾客也有上百位,实在不算少。

    终于到了牧师证婚时刻,亚力牵着苏清清走红毯,将她交给唐旭初,苏菲亚则捧着戒指盒,乖乖站在一旁。

    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能参加自己父母的婚礼,她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小苏菲亚在心里骄傲又得意地想。

    唐旭初的家人都来了,他唯一的哥哥、他父亲、大嫂,还有他的侄子、小侄女,全来参加他的婚礼。

    牧师证婚时太阳悄悄的露出了一半的脸,阳光洒下来,带着温暖。

    两人充满爱意注视对方,交换了结婚誓词——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我唐旭初愿意娶苏清清作为我的妻子,从今天起,无论顺境逆境、富裕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我将呵护你、珍爱你,对你忠实无欺直到永远。”唐旭初先说了。

    “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我苏清清愿意嫁唐旭初作为我的丈夫,从今天起,无论顺境逆境、富贵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我将呵护你、珍爱你,对你忠实无欺直到永远。”苏清清说完,流下喜悦的泪水。

    接着两人互相为对方戴上婚戒,牧师笑着对唐旭初说:“你可以亲吻新娘了。”

    唐旭初低头,吻了清清,阳光很配合,在这时从云层露出整张脸,坐着观礼的宾客们起身鼓掌,而草坪的另一处,汤书毅充满感情的眼,目不转睛凝视着新人,看他们幸福亲吻彼此……

    站在汤书毅身旁的舒笑雨轻推了他一把,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这样目醉神迷地看着另一个女人,不担心我吃醋吗?”

    汤书毅倒头朝她笑得迷人,说:“我看的,不是另一个女人,而是幸福的模样。然后在心里想象,我们未来的模样。”

    舒笑雨没料到汤书毅会这么回答,毫无防备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之前一直都是她追着汤书毅跑、一直都是她主动,没想到,汤书毅竞也会有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

    “打算跟我求婚了吗?”舒笑雨洋洋得意问。

    汤书毅揉揉她的头,笑答:“还早,不急。”

    牧师证婚结束后,宾客们到自助区享用美食,婚宴安排得十分家常随兴,苏清清一袭简约的白色短裙小礼服,挽着唐旭初在宾客间穿梭,一一向参加婚宴的亲友们致谢。

    唐旭风牵着妻子蓝家绮来到弟弟、弟妹面前。

    “恭喜你们。”

    唐旭初上前热情地一把抱住了哥哥唐旭风,“谢谢你们过来。”

    唐旭风不习惯这样的热情,有一刹那不知所措,一会儿才轻轻回抱弟弟一下。

    尽避他们是亲兄弟,有深厚的血缘关系,但两人受的教育方式打小不同。

    唐旭风自小在台湾成长,而唐旭初从小接受西方教育,兄弟间有很多年不曾好好相处,难免有几分陌生与隔阂。

    不过唐旭初显然没有将这些隔阂放在心里,对于自家兄长显得特别热情,他拍了拍兄长的肩,望着草地上一个一个错落四散的小洞,笑说:“还好我家草坪算大,你儿子的兴趣实在特别……”

    他这么一说,唐旭风也无语了,一早带儿子过来,儿子便吵着要挖蟋蟀,说是想看看加州的蟋蟀跟台湾的蟋蟀有什么不一样,打起架会不会更凶狠?

    于是跟唐旭初他们要了小铲子,一块一块的挖,抓了好几只蟋蟀。

    小苏菲亚的兴致也被堂哥挑上来,吵着唐旭初带她回台湾,她认为台湾的蟋蟀打架,一定跟加州的不一样,不像堂哥说的……

    唐旭风望着被儿子挖称一个洞一个洞的草皮,叹口气,说:“我请人帮你重新种一片草皮吧。”孩子还小,也只能子情父还了。

    “小事一件,我们兄弟需要计较这些吗?孩子本来就好奇,随他们玩没关系的。”唐旭初倒是觉得无所谓。

    对他而言,草皮被好奇的孩子们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洞,是他曾经对幸福想象的模样之一。

    他曾想过,让这院子里充满孩子热闹的欢笑声,想着清清成为他的妻子……如今他们有了苏菲亚,院子里有他熟悉的亲朋好友、他最爱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的兄长、兄嫂、侄子、侄女,都在这个院子里,他们一家人虽是短暂相聚,却拥抱了幸福的完整样貌。

    他的人生在这一刻,丰富且圆满。

    望着不远处低头观察蟋蟀的几个孩子们,唐旭初有感而发地对哥哥说:“哥,我很高兴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谢谢你。”

    唐旭风笑了笑,拍拍弟弟的肩,“我也很高兴我来了。”

    对这个天才弟弟,唐旭风曾有的矛盾心情,全然消失无踪,“有空带清清跟小苏菲亚多回台湾,看看爸也跟我们聚聚。”

    “我知道。”唐旭初说。

    唐旭风原还想说什么,却注意到不远处,围在一起玩的孩子们有了动静。

    儿子捉了一只蟋蟀放到小苏菲亚头上,唐旭风赶紧跨步想过去,唐旭初却伸手拦住了他,揺揺头,几个大人竖起耳朵,听孩子们的对话。

    唐旭风原以为苏菲亚会张口尖叫,没想到苏菲亚只是平静地将头上的蟋蟀抓下来。

    唐修仁没捉弄到堂妹,惊讶站起来问:“你不怕吗?以前唐歆乐被我这样捉弄,都会尖叫。”

    “不怕,我爸爸说真理藏在大自然的细节里,你知道蜘蛛丝是好用的无然绷带吗?”

    “好用的天然绷带?”唐修仁好奇了。

    “我妈妈十四岁受伤,第一次看到我爸爸,爸爸告诉她蜘蛛网是天然绷带,帮她摘了两片蜘蛛网敷在伤口上,这些大自然的小昆虫,不可怕啊。而且以后会成为人类主要食物来源,粮食短缺,昆虫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喔。我不怕蟋蟀、不怕蜘蛛,你要不要吃吃看?”

    唐修仁错愕盯着小苏菲亚,发现这个小堂妹不是平常孩子……

    听完小苏菲亚的话,唐旭初附在妻子耳畔问:“你把我们从前的事告诉苏菲亚了?”

    “是啊,你不觉得那是世上最浪漫的故事吗?有个年轻男子只用两张蜘蛛网,就赢得少女的心。”

    唐旭初笑得心满意足,在清清唇瓣啄吻一下,低声说:“是啊,确实是世上最浪漫的故事了。”

    ※欲知唐旭风与蓝家绮的爱情故事,请看续集做主角之《宠你不嫌晚》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今天不结婚最新章节 | 今天不结婚全文阅读 | 今天不结婚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金诺时时彩软件怎么样 吉林快三预测 金豪娱乐开发 北京快3开奖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最快网站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秒速赛车图标 体育博彩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扑克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