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硬派总裁养娇妻 > 第十三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硬派总裁养娇妻 第十三章 作者 : 林茜

    【第十章】

    厉行和安念回国的那天,厉母亲自到机场接机。

    自从厉行和安念把话说开,厉行就计划着回国和他爸说清楚。

    这么多年,因为他自顾自的揣测,不仅伤害父子间的感情,更平白耽误了和安念感情。

    这几天厉母跟安念一直都有电话联系,所以安念飞去美国以及和厉行一起回来的事情,她都很清楚。

    安念并没有把厉母来接机的事告诉厉行,当厉行看到那个穿着一身大红,满脸堆笑的厉母时,他很想扶额。

    “我的乖儿子,妈妈想死你了……”厉母忽略了自己儿子那嫌弃的眼神,即使脚踩髙跟鞋依然飞奔过去抱住儿子。说实话,虽然自己老公是最好的,但这么久没见到儿子,她心里特别想儿子。

    厉行感觉胸前有些湿润,他没推开厉母,而是伸手抱住她的肩膀。说起来,他也算不孝子,一再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他还来得及向他爸说一声道歉,还来得及拥抱自己的妈妈,也还来得及和安念一起度他们的爱情。

    接机后,厉母就有些兴奋,她和安念坐在车后座,一路上都是她开开心心地讲话。安念是个乖巧的准儿媳妇,不仅对厉母的话言听计从,在她需要回应时也很撺场。

    厉行坐在副驾驶,心里很是享受这样的时光,哪怕家里还有个大难题需要去解决。

    因为厉父这些年把妻子照顾得很好,所以厉母总是一副没烦没恼的。

    安念一直很羡慕厉母,厉父这样的爱她护她,一心护着厉母独一无二的单纯,几十年如一日,她心里曾经也期望自己能有这样一个男人,为她挡风遮雨,宠她爱她。

    车子开进厉宅,厉行周身的气压越低。或许是感受到这样不同寻常的气氛,厉母一回家就赶紧让佣人张罗饭菜,独留厉行和安念去面对那早该面对的问题。

    厉行推开书房大门,厉父正端坐在书桌后,身居高位几十年,厉父总是不自觉的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严肃感。平时相处还好,一进书房,在厉父叱咤商海的地盘,厉行根本就还是一根嫩草。

    “坐吧。”简短有力,并没有厉行想象中的愤怒。

    经过这么多年,厉父更多的是一种身为长辈的爱护,人到中年,最想见的莫过于自家青葱的儿子能迅速成长独当一面。

    厉父拿着摆在桌上的文件,右手向前一推,“这一份是股权转让声明,当初厉氏和安氏合并的时候就已经按两家企业的资产计算过股份。这份是按照当时的比例计算的股份,现在全数交付给念念。这件事情我曾经跟念念提过,那时她还小,交给她我不放心,现在我将这些股份还给她,也算是名正言顺。”

    厉行点头,完全同意父亲的做法,只有安念还是在一种懵懂的状态,说实话,她自己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念念这么多年在我们家虽然什么都不缺,但是我知道,我们怎么爱护也终究还是差了些什么,不过念念既然叫了我一声爸爸,那么爸爸该做的也当然我也会做。”

    说完,厉父又从抽屉拿出另一份文件,“我已经立好遗嘱,除了念念的股份,我把我名下的股份也分了三份,你、你妈妈和我各三分之一,现在,我将我的三分之一全数转让给念念,也算是给自己女儿当嫁妆。”

    “安家就念念这么一个女儿,她爸妈若是还活着,见到念念要嫁人了,肯定宝贝成什么样,我怎么也不能亏待念念,也想让她风风光光的嫁人!”

    这下换成安念傻眼了,对于她来说,这么多年在厉家真的是从来没有缺什么,厉母一直想要个女儿,所以自从她到厉家,一向把她当掌上明珠疼,打扮她就成了厉母的嗜好,更衣室里的衣服,鞋子,首饰永远都是当季的新品。

    对她,金钱跟股份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但是厉父这么郑重其事,她似乎也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得一份了不得的财产。

    安念直勾勾地盯着厉父,突然有些词穷,倒是厉行看到安念这傻样,忍不住笑了,“傻瓜,你现在可是身价不菲了。”

    安念转过头看着厉行,鉲uo碌氐阃贰?br />
    “傻气。”厉行揉了揉安念额前的头发,宠溺地说道。

    厉父看着小俩口甜蜜的样子,自己儿子的能力他是相信的,涧悉商场鳖谲风云的老江湖怎么会看不懂两个人的那些情情爱爱呢?

    只是感情的问题,还是年轻人自己去操心,他老了,只想陪着自己的妻子安度晚年。

    “你们出去吧,该开饭了。”厉父挥挥手,让两个人先出去。

    厉行捏了捏安念的手,示意她先出去,他还有话和厉父说。

    “爸。”厉行喊道。

    厉父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厉行喊他爸爸了,乍一听,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什么事?”厉父面上没有惊讶,他知道自己儿子有话要跟他说。

    “爸,对不起,只是,为什么当年的安排你不跟我说,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有这些误会。”

    “当时你才刚高中毕业,虽然有接触家里的生意但终归还是需要历练,再者,只要事情和念念沾上边,你从来都是不理智的,有些事情,跟你说不如跟念念说,对安家,对厉家都好。”

    “当然,如果当初你并没有听到那些事,现在就不会有这些误会,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虽然有那些误会,不过你自己出去打拼,我看着也很心慰,起码也让我这个当爸爸的看到了儿子的能力。”

    “所以,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厉安集团之后就交给你,我很放心。念念那个小丫头,你要好好待她,你们也蹉跎了这么多年,等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们就会知道很多事情不能一味地考虑自己,毕竟,陪你走过来的,一定是你身边那个人。”

    很多年没有听到过厉父的教诲,厉行眼眶泛湿想流泪,曾经似天神一般的爸爸,从未普远离,他当初是有多刚愎,竟然误会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

    “爸,对不起。”厉行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所有的所有都没办法道出他的抱歉,只能重复这样一句。

    “都过去了。”厉父站起来,走到厉行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_切都过去了。

    时隔多年,父子俩难得的能倘开心怀谈话,中间多少过往都已经不重要了,珍惜眼前人,过好往后的每一天,比纠结过去更加重要。

    父子俩人并肩下楼,饭厅瑞安念正跟厉母忙碌着,厉父和厉行相视一笑,父子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吃饭了,老公,你别再拉着儿子念经了。”厉父揺头,珍惜眼前人啊,自己娶的老婆,怎么也得疼惜,哪怕在自己儿子跟未来儿媳妇面前这么不给他面子。

    安念回头,对着厉行甜甜地笑,唇角边的小梨涡那么可爱迷人,看得厉行心都要化了。

    “你们在书房里面都说些什么?”厉母还是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老公和儿子的关系不知道从哪时开始起了变化,以前她都强压下自己内心强烈的八卦欲望,这次可总算问出口了。

    “问你儿子吧,都是他做的事。”厉父不动声色,轻轻松松就把问题抛给厉行。

    怎么说的,老狐里就是老狐狸,厉行心里忍不住暗赞了一声,厉母这个八卦女王,可真的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哦。”厉母想了想,却一句都没有再问,这让厉行松了一口气。

    其实厉母不是不八卦,而是她有些怕儿子的冷淡,可怜她这样一个活钹可爱的好妈妈,为什么会生出这样一个不好相处的儿子?再说她也不敢八卦自己的儿子,不过,她眼睛一亮,没关系,她还有念念!

    本来有些情绪低落的厉母,转瞬间在所有的人眼里又变得亮丽起来,一点都没有刚刚扫兴的郁闷。

    一家人坐好后开始动筷,安念选择默默低头吃饭,她知道,如果她现在抬头,一定能看见厉母眼里对她闪着的精光。

    “我说念念现在还小,结婚会不会太早了一点?”厉母突然说道,然后整个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安念依然默默地吃饭,这个话题只能厉行来挡了。

    “念念还小,但是如果她愿意,我没有意见。对我来说,只要她在我身边,怎么样都没有关系。”

    其实和安念结婚,厉行早就想好了,结婚,再生一个像她一样的小丫头,他也会把小丫头宠成小鲍主,而安念则会是他最最疼爱的女王。

    事实上,安念对结婚这件事根本没有概念,自从能和厉行在一起,她就很满足了,再说她刚进大学,还要三年才毕业,现在根本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

    “那念念你有什么想法?其实不结婚也好,大学那么多帅小伙子,万一遇到更好的,甩了我家儿子也是可以的。”厉母越说越开心,完全无视自己儿子用眼神对她狂甩飞刀。

    “我……”安念还没开口,就被厉行打断了。

    “妈,结婚这件事我会再和念念好好商量,你不要逼她。”

    安念看厉行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突然有些想笑,然后她就真的控制不住地笑出声。

    饭桌上的一家人齐刷刷地盯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安念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抱歉。”安念用手挡了脸,“我就是太开心了,所以……”然后她又忍不住笑出来。

    看着她笑得那么开心,厉行只是宠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别老摸我头发,发型乱了很丑……”安念撒娇,厉行偏要和她作对,趁她不注意又故意把她头发弄乱,安念忍不住就拍了他肩膀一下。

    “别闹了。”

    见两人这样打闹,厉母一脸满足地笑了,自家两个孩子终于有情人在一起了。

    “好好吃饭,饭桌上打打闹闹像什么话。”严肃的厉父出声制止了厉行的恶作剧,安念立马向厉父投感激的目光。

    乍一接触儿媳妇的目光,好久不曾被人这么注视过,厉父反倒不好意思,捂嘴轻咳了一声,然后厉行就笑了。

    唉……厉父心中一叹,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吃完饭,厉母拉着厉父散步去,虽然厉铭不甚乐意,但架不住老婆这么热衷,只要在家,基本都是有求必应,所以家里就只剩厉行和安念。

    “念念,你想不想嫁给我?”安念靠坐在厉行身上,脑袋抵着他的肩膀,厉行一手撩着安念的长发,状似不经意,实则酝酿了许久,终于问了出来。

    “你说呢?”安念才不会上当,这人又在套她的话了。

    “我不知道,我怕你会说不想嫁我。”厉行拍了拍安念的脑袋,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傻瓜。”安念噗嗤一笑,“我当然不会嫁给你。”

    厉行一听这话,身体突然发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小丫头就变卦了。

    “鲜花呢?戒指呢?没有求婚就想让我嫁给你,哼!”安念嘴巴嘟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厉叔叔都给我那么多嫁妆了,你可不能太抠门?”

    厉行没说话,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描述刚刚听到安念说不嫁他时那一瞬间的感受,好像自己从头到脚被钹了一身冷水,心都是凉的

    多可怕,安念还有可能不嫁给他;多可怕,余生可能没有安念的陪伴,那一瞬间,厉行才意识到安念对他有多重要。

    忍不住紧了紧拉着安念的手,让她的体温能真真实实地传递到他身上,何其有幸,这辈子能与安念相遇,还能与她相爱。

    安念调皮地挠了挠厉行的下巴,看他痒痒地甩过头,咯咯地笑出声来。

    这样的日子真好。

    转眼间,又到了安念放寒假的日子,上次两人赶回家见过爸妈之后,安念和厉行匆匆分开,一个飞回美国收拾他放肆过后公司的烂摊子;一个搭车回南部学校,继续完成学业。

    “厉行,你在哪里?怎么没看到你。”厉行比安念回家早,所以安念坚持搭车回台北时是厉行开车来车站接她。

    “我快到了,路上塞车。”厉行还在车里,心情很是郁闷,他已经提早出门了,可是还是低估了台北塞车的程度。

    当安念身穿红色毛呢大衣,手推着行李箱走出车站时,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没等多久,那个她已经有一个多月不见,思念很久的男人出现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厉行一身黑色西装,身长如玉,让厉行越发地温润帅气。

    安念不得不承认,哪怕一起生活那么多年,这一刻,还是被厉行的外表给帅到不要不要的。

    “厉行!”安念飞奔过去,一头撞进厉行的怀里,久违的怀抱,让她忍不住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让他的气息包围自己。

    “傻念念。”厉行摸了摸安念的头,一脸宠溺,怎么看都是一副享受的模样。

    半小时后,两人开车回到家,吃完晚餐便早早地回房间。两人的关系已经挑明,所以厉行的房间早成了两人同居的小爱巢。

    安念每次进来,总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喜欢在房间里挑挑看看,希望能再看看厉行童年的回忆,哪怕那些回忆里,几乎都有她的参与。

    每一次厉行都陪她看,她有疑问的地方还会自动进行解说,这种让她不锴过他生命中最精彩瞬间的感觉,让他很知足。

    今晚,安念看的是他收藏的相薄,等安念翻到最后一张照片,那是厉行八岁时,带着安念出去玩的照片。刚刚经历过家变的安念,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只有在那次旅行,因为厉行的照顾和陪伴,第一次真正地露出久违的笑脸,这一幕,被厉母用镜头拍下来。安念看着两人的纯真小脸,转头对着厉行傻笑,却不经意间,撞进厉行深情的眼眸里。

    “曾经我以为我们不能在一起,后来我以为我不能拥有你,可是现在,我确定,你的所有都只能属于我。念念,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我会给她很多很多的爱,让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念念,嫁给我好不好?”

    厉行深情地望着安念,手上拿着他特意订制的钻戒,小小的粉色钻石,戒圈里面刻的是两人的名字。

    安念想过厉行的求婚场景是怎么样,或许是烛光晚餐之后的惊喜,或许是烟花浪漫的冲击,却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突然的时刻。

    可是,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周遭的一切好像都不再存在,整个眼里,只剩下厉行的深情。

    是的,她一直都想拥有自己的家,而这个家,一定是她和厉行共同打造的,厉行从来都是那个最懂她的人。

    她的厉哥哥,这辈子除了他,她谁也不想嫁。

    安念早已经泪流满面,她哭着点头,然后被厉行拥入了自己的怀里。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硬派总裁养娇妻最新章节 | 硬派总裁养娇妻全文阅读 | 硬派总裁养娇妻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快3助赢软件 广东快乐10分杀号 河北十一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欧洲秒速赛车 宁夏11选5走势图 东京快乐8平台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