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财妻嫁临 > 第三章 前夫居然没有死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财妻嫁临 第三章 前夫居然没有死 作者 : 寄秋

    “娘,我怕,打雷了,呜……呜……好可怕,回家……打雷……怕……呜……怕……”

    听到小孩子软糯的哭声,满脸胡碴的陈达生一怔,脸黑的他看不出脸红,但是尴尬的神情非常明显,他干笑的挠挠发烫的耳朵,话到嘴边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得体。

    他就是个只会当兵打仗的大老粗,识字,但书念得不多,在满是汉子的军营混久了,也说了一口不入耳的糙话,平时一群兄弟荤素不拘的胡说一通,没个分寸。

    但他忘了一出军营面对的便是寻常人,百姓们不拿刀,也不提长枪,中规中矩,踏踏实实的干活,他这吓破敌胆的雷公声一出,有几人招架得了,还不吓白了一张脸。

    瞅瞅铺子里买药的客人多惊恐,个个面无血色的僵立着,没人敢动的屏气凝神,眼露惧色。

    唯一的例外大概是哄着女儿的李景儿了,为母则强,什么都不怕。

    “月姐儿,不怕不怕,雷公叔叔嗓门大,妳看快下雨前,天空黑黑的,然后有一闪一闪的光,雷公打雷是告诉我们快回家,要下大雨了,赶紧躲雨……”

    “呜……不是坏人吗……”随着抽噎声,小肩膀一上一下的抖动。

    “当然不是坏人,妳看叔叔身上穿的是军服,他是朝廷英勇的将士,替我们杀坏人的,声音大才能把坏人吓死。”

    李景儿轻拭女儿粉嫩的小脸,直掉的金豆子让人看了心疼,同时她也拍拍儿子的背,叫他安心,又拉拉霜真的手,表示娘在,没人伤得了她。

    英勇的将士……因为这一句,身为卫所镇抚的陈达生感动得热泪盈眶,行伍多年,他还没听过一句赞语,拚死拚活的打杀没得到什么好处,只落了个“莽夫”声名。

    他是很激动有人看到他们的付出,抛头颅,洒热血,为的不是升官发财,而是保护后方的家人。

    陈达生是个直性子的主,浑然没发现他身后一名百户一听到李景儿轻柔嗓音,原本目不斜视的双瞳忽然迸出异彩,侧身一转,看向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目光如炬的在母女俩脸上来回,似在确认什么。

    “娘,我也吓……”月姐儿的意思是说不是坏人,但她也吓到了,双手搂着娘亲的颈项不放。

    “多吓几次就不怕了,妳看哥哥多勇敢,他要保护娘和妹妹。”胆子要练,不能看到影子就自己吓自己。

    哥哥?!

    面容端正的百户忽地熄了眼底的光亮,眸色阴晦难辨,他似瞪的瞄了一眼紧捉母亲裙子的小童。

    “对,哥哥不……不怕,我不怕你,雷公叔叔,你也不能吓我妹妹。”怕到手心发冷的霜明一手捉着娘的手,一手拉住霜真,明明一推就倒的小身板抖得厉害,可还是往前一站,表示他要守护他最重要的人。

    “我不叫雷公,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叔叔。”陈达生努力要装出亲和的面容,可天生的坏人脸实在不讨喜。

    看到突然靠近的大脸,霜明吓得快哭了,他把他娘的手捉得很紧。“陈……叔叔,你不可以吓……吓人。”

    “好,不吓人。”小孩子真可爱,他大妹家那两个活祖宗跟人家没得比。

    “我不怕你了。”他一说完,小脸微白的往上一抬。“娘,我不怕他,以后我保护妳。”

    “还有妹妹。”要建立起他一家友爱的观念。

    他再看向霜真。“妹妹,不怕,哥哥保护妳,我也保护小妹妹,我是家里的男人。”

    家里的男人?听到这话的李景儿差点喷笑,小豆丁一枚也敢说大话,十五年后再来猖狂吧。

    “嗯!扮哥真好,我喜欢哥哥。”噙着泪的霜真躲在母亲身后,畏畏缩缩的探出一颗小脑袋。

    “我也喜欢妹妹,喜欢娘,喜欢小妹妹。”他越说越大声,好像什么都不怕了,雷公叔叔……不,陈叔叔只是嗓门大,一点也不吓人……呃,还是有一点点怕。

    “喜欢……锅锅……”

    也来凑趣的月姐儿一开口,八颗小米牙十分喜人。

    “是哥哥啦!小妹妹跟我念,哥、哥。”妹妹明明很聪明,为什么学不会叫哥哥?

    “锅锅。”眼角挂着泪花的小丫头咯咯笑起来,觉得好玩的下地拉住扮哥的手,纯真的大眼笑成月牙状。

    教不来的霜明一脸苦恼,“锅锅就锅锅吧!妳以后要记得,妳只有我一个锅锅,不能乱认人。”

    “锅锅。”听不懂的月姐儿一个劲的喊锅锅,把在场的大人都逗笑了,看她萌死人的样子都想生个女儿了。

    尤其是陈达生后头的那个百户,他几乎要伸出手抱住小女娃,和人抢孩子了,一直克制的手紧握成拳。

    若仔细一瞧,他和月姐儿的眉眼之间有些神似,左边脸颊都有个浅浅笑窝,彷佛一笑,所有人都跟着笑了。

    “小娘子,福气不浅,三个孩子都乖得惹人疼惜,妳相公没跟着来?”一个人带三个小孩,应该挺累人的。

    陈达生想起妹妹家的混世魔王,人家的孩子教得听话懂事,他家的外甥只会打狗追猫,把家里闹得天翻地覆。

    “死了。”李景儿一句了结。

    和原主生了一个女儿的男人早死透了,她从没见过孩子的爹,只记得牌位上的名字——

    萧……什么之灵位。

    呃,其实她也不太记得萧老二的名字,萧家人都喊她老二家的,压根不怎么提他的名,或许曾经说过,但时间一久她真忘了,对于那个男人,她可说是一无所知。

    相较她的无所谓,眼一瞇的百户大人流露出些许伤痛,他无声的咀嚼“死了”这两个字,眼神黯淡。

    “啊!死了?”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看出陈达生的困窘,李景儿反而豁达。“反正我和他不熟,死了就死了,人死不能复生。”

    但也许就死而复生了,她不就一例?

    “不熟?”这话说得……诛心。

    陈达生笑得讪然地看向她的孩子,都生了三个还不熟,她要生几个才算熟,当她的丈夫也挺可怜的。

    也不解释的李景儿任由他去误解,她没必要和外人说她的孩子是捡来的,太伤孩子的心。“你们和掌柜的有事要聊,我就不打扰了,你们谈好了我再来……”

    “请留步,李娘子,妳的药材本店全买了,妳看这个数可好?”怕她把好药材卖给别家药铺,掌柜连忙出声留人,以行家的交易手法比出一个手势。

    “成,够养孩子就好,这一年来多谢你的照顾了。”仁心堂价钱公道,没有刻意压价。

    “好说、好说,我们也藉由妳的手赚了不少银两,以后多有往来、多有往来。”他呵呵笑地抚着山羊胡。

    “那我先走了,村里的牛车还等着,这次的药材钱等我下一回进城再一起结算……”担心赶不上出城的李景儿将女儿往空竹篓里一放,她膝盖微屈,连人带篓地背起。

    “妳靠卖药材为生?”

    正当要走,一道高大的黑影笼罩上头,李景儿抬起头才能看清挡路的是谁。“有事?”

    “妳靠卖药材为生?”他又问了一遍。

    关你什么事,你洪荒之神吗?管全宇宙。“不,我捕蛇。”

    “捕蛇?!”他面有错愕。

    “毒蛇。”来钱多。

    “毒蛇?”他脸色刷地一白,似痛,又似愧疚。

    “你可以让我过去了吗?我赶路。”天黑前没回到村子,上山的路非常难走,而且她还带着三个孩子。

    “妳不怕吗?蛇有毒。”年纪二十四、五岁的百户大人反常的拦路,话比平常多了许多。

    “人都要活不下去了还怕蛇有毒,你知不知道一年多前的灾情有多惨重,只差易子而食了。”她不走,见利忘义的萧家人准会把她们母女给卖了,萧家老三都已经找好买家了。

    幸好萧家人各怀鬼胎,各自有盘算,面和心不和,吴婆子只想赶走她好独得二儿子的抚恤金,萧家老大则等着分银子,他们钻进钱眼了,这才让她钻出个空隙提出和离。

    为了银子,吴婆子和萧老大是迫不及待的应允,以为没有她就能光明正大的霸占,殊不知萧老三懊恼得脸都绿了,只差没指着亲娘和兄长的鼻子大骂:短视,大好的捞钱机会被你们放走了。

    闻言,男子神色一黯。“苦了妳……”

    “这位官爷,我真的没空和你闲聊,要是赶不上牛车,我们娘儿几个就要徒步回村,那路程对孩子来说有点远。”李景儿的脸色不太高兴,一手搂着一个孩子,护在羽翼下。

    顾家的老母鸡是不容许高空盘旋的大老鹰叼走牠的小鸡,牠会奋力抵抗,用鸡喙啄鹰。

    “妳……”不认识我吗?

    百户的话还没说出口,一只重量不轻的臂膀往他肩上一搭,哥俩好似的勾住他颈子。

    “你今儿话真多呀!平日看你蚌壳似的不张嘴,怎么这会儿欺负起人了,人家有事急着走,你还拦什么拦?快快让开,不然小心本镇抚治你的罪。”陈达生挤眉弄眼的开玩笑,有些不解他的一反常态。

    “陈大人,这是私事。”他绝口不提。

    “私事也能公办呀!你不会瞧上人家小毖妇吧?”脸蛋尚可,身段……呃,还算入得了眼。

    “她不是寡妇。”男子忿然道。

    陈达生讶然地压低声音,“死了丈夫不是寡妇,难道她二嫁了?你的口味真奇特,偏好已婚的……”

    “她丈夫没死。”哪个混账说他死了?

    “你又知道了?”他轻蔑的一瞟。

    丈夫死了是件好事吗?他还挖人伤疤,给人难堪。

    “我就是……”

    “军爷,你别太过分了,泥人都有三分土气。”看到被捉住的袖子,李景儿真想往他头上倒一百只土蜂。

    见没她的事,她准备转身走人,谁知步子尚未迈出去,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探了过来拉住她,让她想走也走不了。

    这简直是恶霸的行径,她和他素昧平生,他凭什么留住她,还一副急着和她说明什么的模样。

    她拿过自由搏击女子组冠军,也许该用在他身上,老虎不发威,被当成家猫戏弄了。

    “萧二郎,把手放开,不要忘了严明的军纪。”一怔的陈达生连忙劝和,不想战友受到扰民的惩罚。

    “这事你别管,让我自己处理。”他的责任他不会推卸,他亏欠了她。

    听到个“萧”字,李景儿顿时浑身不舒服,如猫一样竖起全身的猫,尤其是那个“二”,更让人打心底排斥,她和萧家人的孽缘早就断绝了,不想再沾上另一个姓萧的。

    “你处理个……毛驴,我们是陈戎将军的兵,刚调派到三河卫所,你若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事来,你将将军的颜面置于何处。”初来乍到,他们第一个要做的事是巩固地位。

    发觉事态不妙的陈达生正色道,收起兵痞子的油腔滑调,他是陈戎将军的旁系子侄,论辈分要喊将军一声堂叔。

    “你快放开我娘,不许再拉她的袖子,不然我咬你。”嘴唇泛白的霜明像一头被激怒的小豹子,朝人龇牙咧嘴。

    目光端正的男子低视怒气汹汹的小童。“你不是你娘生的,你父亲是谁—— ”

    他话没说完就被咬住了。

    “我是我娘生的,我就是、我就是,我咬死你……”他是坏人,大坏人,想抢走他的娘。

    “霜明,松口。”李景儿的胸口有一团火在烧着,她无法容忍有人伤害她的孩子。

    “娘……”眼泪直掉的霜明把嘴一张,抱着娘亲大腿哭得停不下来,哭声令闻者鼻酸。

    “乖,娘以前不是说过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你忘了大野狼的故事了?”小红帽被骗上当才会让大野狼一口吞了。

    他抽噎的用手背拭泪,小小年纪还要强装男子汉。“娘,我是妳生的对不对?妳是我娘。”

    “我是不是你娘有谁比我更清楚,你喊娘喊假的呀!娘不是你娘还能是牙快掉光了的胡婆婆?”她没正面回答,又糊弄了傻儿子一回,小孩子很好哄骗,挑他们爱听的就唬住了。

    “娘—— ”他破涕为笑。

    “乖,带着霜真在一旁等娘,娘先『料理』一件小事。”叔可忍,婶不可忍,欺人太甚!

    “好。”娘生气了。

    霜明拉着霜真的手,站在掌柜伯伯的身侧。

    “景……”

    啪!

    “喝!好痛。”陈达生轻呼。

    看戏的人比演戏的人入戏,见到他脸上迅速泛红的巴掌印,陈达生感觉自己也被打了一巴掌,痛到牙疼。

    “为什么打我?”男子表情有几分怔忡。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你多大的人了,居然对个孩子也不留情,他今天喊我娘,我就是他娘,没人可以在我眼皮底下伤害我的孩子,谁敢动他一根寒毛,我就跟谁拚命。”

    她是护崽的母狮子,弓着身子做咬喉状。

    他神色严肃地问:“妳再嫁了吗?”

    没人看见他的手心在冒汗,心里揪着不敢大口喘气。

    李景儿嘴一撇的冷诮道:“一次就把我毁了,你以为我会傻两次。”

    闻言,他笑了。“孩子喊妳娘,那就当妳的孩子养着,他很护着妳,想必日后差不到哪里去。”

    “那是我家的事,和你没关系吧!”她越听越不是滋味,好像她的家从今而后由他接管。

    “如果我说有关系呢?”他眼神泛柔,笑得一口白牙发光,整个人像罩在春暖花开的微风之中。

    李景儿啐了一口。“我会说你疯了,疯子请离我们远一点,你要疯是你家的事,别牵连无辜。”

    “我家就是妳家。”他暗示得够明显了。

    我家就是妳家,全家便利商店,她脑海中忽然跳出这则广告,心口堵得很。“陈大人,你家的兵脑子坏了,你试着灌粪水看看能不能修好,人疯了不打紧,别疯得四处喷粪。”

    “咳!萧二郎,别把事情闹大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要是缺女人,哥哥我替你找一个。”这事太丢脸了,他都不好意思承认此人是他下属,旷太久没女人都成疾了。

    萧景峰目光清冽的拂开他的手,静如河边杨柳语轻若絮地开口,“景娘,妳真的认不出我吗?”

    一声“景娘”,李景儿寒毛直竖,感觉从心里毛起来,鸡皮疙瘩全都站起来了,直打哆嗦。“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本地人,无亲无戚无爹娘,孤身一人。”

    “闽江县,芙蓉镇,卧龙村,门口有棵老槐树,树下有口井,妳不陌生吧!”他说着家乡的景致。

    李景儿双眼敛了敛光,觉得头皮发麻。“同村人?”

    “我姓萧。”

    萧二郎不姓萧难道姓赵钱孙李?

    “卧龙村有一半的人都姓萧,在村里萧是大姓。”

    “我叫萧景峰。”相处的时间太短,也许她真不记得了。

    “喔!你叫萧景峰,幸会幸会……”等等,不对,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蓦地,李景儿睁目如铜铃,讶然不已的指着他。“你……你是萧景峰?!”她终于想起来了!

    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我是。”看她错愕的微露慌色,萧景峰不禁想笑。

    他有那么吓人吗?

    “你不是死了?”众所皆知的事,连他衣冠冢都立了,还过继了大房的么子当嗣子。

    “误传,我还活着。”说开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想抚摸记忆中的容颜,那是支撑他活下去的一抹娇影。

    头一偏,避开了他的手,很快就冷静如常的李景儿像问候乡里般语气冷淡,“恭喜你死里逃生,你爹娘应该会很高兴,他们等着你的银子供养他们,孝名传百里。”

    “景娘……”她心中有怨吗?

    “我该走了,天色太晚了,再不走真要迟了。”

    她招了招手,把两个孩子招到身边,面无表情的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财妻嫁临最新章节 | 财妻嫁临全文阅读 | 财妻嫁临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