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竹马是暴君 > 第十四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竹马是暴君 第十四章 作者 : 桔子

    【第十章】

    安筠泡好茶从厨房里出来,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也能够正常地面对江爸、江妈了,倾身为两位长辈倒了茶,她在江希辰身边坐下,乖巧地笑着。

    “干爸、干妈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呢?”安筠问道“我待会就去把房间收拾出来。”

    “不用、不用,我们就是顺便过来看看的,过两天就走,我们住饭店就行了。”江妈连忙地说。住在这里岂不是打扰两人制造她的孙子吗?那可不行,她想抱孙子了。

    “还是住家里更舒适一些呢,我去收拾好了。”安筠说着就要起身。

    江希辰一把拉住手腕让她坐下,“没事,有他们在不方便,就住饭店吧。”

    什么不方便?江希辰,好歹是在长辈面前你就不能含蓄点吗……安筠在心里欲哭无泪。

    “对了,我们前阵子去乡下玩了一圈。”江妈突然起身朝玄关走去,他们的行李都放在那里呢,“那里的居民做牛肉干是一把好手,牛肉干咬起来有劲道又香,味道特别好,我特意给你们带了两袋。”

    江妈打开行李箱将牛肉干拿出来,很大的两袋,估计着有四五斤重。她将牛肉干放在茶几上,拆开了其中一袋递到安筠面前,“尝尝,真的很好吃的。”

    安筠笑着点头,凑近袋子刚想伸手拿牛肉干,不想一阵腥气袭来,她只觉得一阵反胃,顿时就干呕了一声。

    顿时,整个客厅都寂静了。

    安筠捂住嘴巴皱眉。江希辰紧张地扶着安筠的肩膀,“怎么又吐了,不是好些了吗?要不要去厕所?”

    安筠摇头皱眉,“没事,就是突然闻到味道,可能有点被刺激到了,歇一歇就好了,对不起啊,干妈,我……”

    安筠抬头,本来是想说自己胃不太舒服,却看到江妈脸上呆滞的表情之后楞住了,随即,她恍然大悟,正要开口解释,江妈已经抢先一步兴奋尖叫:“安筠你怀孕了!”

    “没……”

    “安筠你怀孕了!”江妈简直兴奋得快要丧失理智了,立刻掏出手机又按了通话键,“喂,亲家母吗?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当外婆了,我要当奶奶了。”

    安筠听到这里,直接石化了。她只是胃有一点小小的不舒服而已,为什么就成了怀孕?

    还有,为什么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前后不过一分钟,安筠觉得自己成了濒危的动物,贵重的程度堪比大猫熊。江妈看着安筠身上薄薄的家居服皱眉,“这么冷的天怎么穿这么少?不行,你现在的身子很娇弱啊。”

    安筠很想说家里开了暖气,要是穿多了只会觉得热而已。

    江爸比江妈要理智一些,见安筠明显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可是自家老婆过太激动,完全没有给安筠说话的机会,便拉着江妈的手让她坐下,温和地看着安筠,“你是不是想说什么话?”

    “那个……干妈、干爸,我真的没有怀孕啊,我只是昨天吃了烤全羊,胃不太舒服,刚吃了胃药呢。”安筠尴尬解释。

    “啊,这样啊……”突然低落下来的语气充分地表达了江妈的失望和遗憾。

    “你急什么?你还这么年轻,难道还怕抱不上孙子吗?”江希辰挑眉,“反正迟早都会有的。”

    安筠顿时无语,江希辰你能不能含蓄一点,知道什么是含蓄吗?

    安筠将头死死埋着,露出的耳际就像煮熟的虾子。她趁江爸、江妈不注意悄悄伸出手扭了江希辰一下,被江希辰一把抓住她的手指,放在手心细细把玩着。

    “也是,毕竟你们还年轻。”江爸点点头,安抚地看了江妈一眼,让她坐下,“对了,现在也差不多是午餐的时间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好啊。”江妈拍手,“我们去吃好吃的,安筠你这么瘦,一看就是没好好照顾自己的。希辰你要多关心安筠呀,安筠从小就让着你,现在她快都是你的老婆了,也该换你疼疼她了。”

    “这个不用你们说,我知道的。”江希辰低咳一声。他平日里对安筠还是很好、很细心的,不过昨晚因为失去理智了,没控制好自己,所以……下手狠了一些。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安筠而言简直就像是作梦一样。

    前后不到一周,安爸、安妈一到这里就狠狠把安筠训斥了一道顿,说她一点也不贴心,这么大的事都没告诉他们。然后安爸虽然也算是自小看着江希辰长大的,不过说句实话,这小子很多时候都是自家闺女照顾他呢,以前两人打着姐弟的旗号,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可是一旦他成了自家的女婿,那要求就肯定就不一样了。

    于是安爸对江希辰想尽了办法刁难,江妈觉得自己要不是看在自己邻居这么多年的分上,是绝对要翻脸的,这哪里是考验女婿?分明就是对付仇人啊。

    不得不说,江妈还真是猜中真相了,安爸真的把江希辰当成是抢走自己女儿的仇人来着。

    不过好在江希辰还是挺住了,得到了双方爸妈的认同,除了安爸,可是在安家向来都是安妈作主的,安爸的意见基本上是可以参考,但不一定采纳。所以江希辰的目标从头到尾都放在安妈身上,安爸充其量就是打个酱油的存在。

    于是一周后,也就是现在,江希辰和安筠订婚了。

    订婚宴办得不大,两人又都要上班,也就是简单地宴请了一些比较亲近的亲朋好友,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一顿,证明两人是合格的未婚夫妻了。至于结婚,安妈说了,时间太仓促,就等到过年后再说吧。

    这一点倒是有点出乎江希辰的意料,原本他想着依双方爸妈的性子,怎么也得先是将户口什么的办好,婚礼可以事后补上的,可是最后居然仅仅只是订婚?不过看到安筠最近因为忙碌而有点疲惫的脸,他还是心疼了。算了,过年就过年吧,反正安筠又跑不掉。

    因为江爸、江妈还有计划,所以在两人订婚宴之后没多久就打算离开了。安爸、安妈在这里不熟悉,也待不住,反正大家都是一起相处很多年的,彼此的为人都是清楚的,他们也不怕安筠受到什么委屈。

    于是晚餐时间,六人安静而祥和地吃着晚餐,江妈率先放下手里的刀叉开口,“我和你们的爸明天就打算飞法国了,亲家公、亲家母也是明天和我们一起去机场,你们两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希辰,不准欺负安筠知道吗?”

    “这么快,不多玩几天吗?”安筠有点诧异。

    “不玩了、不玩了,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江妈摆摆手,“我们留在这里还说不定会影响你们造人,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她的话换来安妈赞同地点头。

    安筠正要开口,腿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掌,她顿了一下,话卡在喉咙中间。她今天穿了一条连身的冬裙,裙摆不是很长,只到大腿的样子,一坐在椅子上,裙摆就滑到了大腿上几公分处,而且因为是百褶的款式,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御力,那大掌很轻易就顺着她的双腿之间向上滑去。

    安筠立刻夹紧了双腿,可是这样也仅仅把那只手夹住了。那手指指尖修长,几乎要碰到她的私密处。

    “怎么啦,安筠?”安妈敏锐地发现安筠有点出神,不由得开口,“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安筠摇头,略有点紧张。虽然桌子上有桌巾,应该看不到她腿上的情况,但是周围都是长辈,有点感到她心虚啊。

    悄悄侧过头看着身边的江希辰,他的脸色特别云淡风轻、温柔和煦,完全看不出来他的手在做那么“邪恶”的事情。

    “你识趣点。”安筠低声喝斥道。她不太敢用手去把江希辰的手拉开,到时候动静太大,被双方爸妈发现的话……她还是找个地缝钻进去吧。

    “我做了什么?”江希辰很淡定地开口,将刀叉放下,“我吃完了,你们继续。”

    “这么快?”江妈看着江希辰面前的盘子里还有一大片牛排,“吃这么点,是不好吃吗?”今晚是她做的晚餐,话说她这么难得下厨,能不能给点面子。

    “不是。”江希辰意味深长地笑笑,“留点肚子吃餐后甜点。”

    “是哦,安筠今天做了蛋塔呢。”江妈点点头,“不过你还是少吃一点,男生吃那么多甜食做什么?”

    “放心,我是很有分寸的,知道该吃多少。”江希辰笑着点头。

    安筠觉得自己听到江希辰的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可是她又不可能明说出来。盘子里还有小半盘牛排,她低着头,大腿内侧狠狠夹紧,想快点吃完。

    江希辰完全不受安筠的动作影响,手指安静了不到三分钟,又开始游走了。

    安筠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叉子扔出去,只能更加用力地夹紧江希辰的手,低声说道“别太过分了,我要生气了。”

    虽然安筠也知道这一周两人因为订婚的事情都很忙,但是,拜托,这么久都忍了,能不能再忍久一点啊?好歹要等到晚上回房间啊。

    好不容易忍到几人都用完餐,安筠第一时间站起身子,这才逃脱了江希辰的魔掌,“我去洗碗,你们先休息一下。”

    “这么快?你先歇一会,让希辰去洗。”江爸开口。

    “没事、没事。”安筠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羞愤地发现自己腿间似乎有点湿了。她要是再休息一下,估计忍不住的就是她了。这个小子,调情的技术越来越出色了。

    哎呀,她是在想什么啦,羞死人了。安筠连忙将脑海中这个想法扫出去,动作流利地收拾碗筷。

    江希辰也一同起身帮她收拾,两人手里各拿了几个盘子一起走向厨房。

    “这两个孩子看起来真是相配。”江妈看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点头,“合该我们有这样的缘分,对吧亲家母?”

    “是呀。”安妈也点点头。

    一进厨房安筠就发飙了,“江希辰,你能不能看一下场合?”

    “我有分寸的,不会被发现的啦。”江希辰有点无辜地回答,“而且我觉得安筠很喜欢啊。”他一把抱住安筠的腰肢,炙热的手掌下滑,探到安筠双腿间的阴影处,那里只有一条薄薄的棉质内裤,而且内裤上隐隐有潮湿的感觉。

    安筠的手抵在江希辰的胸膛上不让他抱紧,“我、我只是……”

    “安筠,这几天我都饿着呢,让我吃一点甜点会怎么嘛。”江希辰有点委屈,“好不容易我们才订婚了,他们也要走了。”他话里带着嫌弃。

    “喂喂,他们是你的长辈耶。”安筠听不得江希辰话里嫌弃的语气。

    “可是他们是电灯泡。”江希辰是典型的过河拆桥,也不看看一开始是谁若无其事地打电话给自家爸妈说自己不太习惯,这才引得长辈来看他的,“要是他们不打扰我们,其实我也是不介意的啦。”

    可是关键是,他们实在太打扰了好吗,安筠是个害羞的性子,明明房子的隔音效果这么好,她怕声音被听到,而一次次毫不留情地拒绝他的求欢,他已经严重欲求不满了好吗?“希辰!”安筠有点无奈,他还是这么任性。

    ……

    “你在一边休息,我来洗碗。”江希辰让安筠靠在料理台,为她整理好衣服、裙子。

    “完了,我们这么久没出去,他们肯定怀疑我们在做坏事了。”安筠回过神来,只觉得羞愤欲死。

    “没事,他们会理解的。”江希辰拨开安筠额前的发丝轻轻吻了一下,自己取了围裙围上,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

    安筠无力地靠在江希辰的背上歇息,手指虽然有点疲惫,但是还是不忘扭了一下江希辰腰间的肌肉,力道不大,只换来江希辰的轻笑,“安筠,力道太轻了哦。”

    “哼。”安筠冷哼一声,伸手抱着江希辰的腰肢,两人中是一片祥和安宁的气氛。

    盘子比较油腻,江希辰稍微用了一点洗洁精,取了菜瓜布清洗着,安筠看着那一堆油腻腻的盘子,不知为何觉得有点恶心。她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喉咙已经出现了干呕声。

    江希辰的身子一楞,立刻转过身,“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安筠的话还没说完,紧接着又是一声呕吐声。

    奇怪了,之前吃牛排的时候也不觉得反胃啊,怎么现在反胃了?难道是之前的胃病还没有好?可是这都一个多星期了,她觉得没什么异常啊。

    江希辰看着这一幕,先是皱眉,随即很快想起,安筠的月事似乎晚了半个月了。他一直都有记安筠月事的习惯,只是之前一段时间太忙,让他也有点忘记了这回事。现在猛地想起来,江希辰只觉得心里一跳,随即有无数愉悦的小泡泡冒出来。

    “没事、没事。”安筠连忙摆摆手,“我待会再去吃一点胃药,估计今晚的牛排不太适合我吧。”

    “我们待会就去医院。”江希辰严肃地开口。

    “这都什么时候了?”安筠吓了一跳,“而且我只是普通的胃病而已,吃一点点药就好啦,哪里用得着去医院。”

    江希辰没有理会安筠的话,直接转身将手上的泡沫洗干净,也不管还有几个没有清洗的盘子了,直接抱着安筠走出厨房。

    双方的爸妈正其乐融融看电视呢,看到江希辰抱着安筠走出来,脸上皆带上了意味深长,心照不宣的笑容。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江希辰直接开口,“爸妈,安筠怀孕了。”

    “啥?”在场除了江希辰以外的所有人都楞住了。

    之前才闹过一个乌龙,这次该不会又是误会吧?江妈有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真的?”

    “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江希辰淡定地说。

    安筠楞楞地躺在江希辰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看着四位长辈急急忙忙收拾东西打算出门,因为一辆车坐不下,他们还开了两辆车,直接杀向医院。

    怀孕,怎么可能?安筠觉得一定是江希辰弄错了。可是看江希辰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严肃?

    医院的医生大部分都下班了,那个值班医生是个中医,只把了脉就肯定安筠是怀孕了,而且有两个月了,不过看一群人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呆滞,医生还是开了单子让他们去作个检查。

    安筠真的怀孕了,好像一切都在梦中……

    安筠看着双方家长高兴得几乎语无伦次了,一个个拿着手机挨个打电话向亲朋好友炫耀,然后兴奋地讨论着什么时候要去户政事务所把户口的事情解决了,婚礼是现在就办,还是生了孩子之后再办。

    安筠全程沉默,只插了一句话,“那我要做什么?”

    “你呀,只要好好爱护自己就好了。”江希辰在安筠身边蹲下,握着安筠的手,他们出来得匆忙,安筠身上没有穿太多,只有一条裙子加一件薄外套,江希辰将自己的大衣脱下为安筠披上,严肃的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容,“安筠,我们要当爸爸、妈妈了呢。”

    安筠看着江希辰几乎要柔化成水的眼神,心里这才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以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孩子继承我们的血脉了,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江希辰温顺地将头搁在安筠的大腿上,看起来就像一只听话的大狗。

    安筠缓缓抚摸着江希辰柔软的黑发,笑着点头。她和他的孩子,他们爱情的延续,他很喜欢、很高兴呢,这样真好。

    那边四位长辈已经叽叽喳喳商量完毕了,朝两人走过来,见江希辰乖巧地靠在安筠腿上,江妈笑着开口,“希辰,你可是要做爸爸的人了哦,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撒娇了。”

    “要你管。”江希辰小声嘀咕一句,不过还是听话起身,小心翼翼扶起安筠。

    安筠好笑,“我又不是濒危动物,只是怀孕而已,至于这样吗?”之前不知道怀孕的时候她还不是照常上班,忙订婚的事情,也没见身体怎么样啊。

    “你敢还说。”江希辰瞪了安筠一眼,“之前就是我们大意了。”

    之前吃烤全羊的时候就该警戒了,安筠一向对那些东西都不反感的,怎么会突然恶心呢。

    “好啦、好啦。”安筠缩缩脖子,“我现在可是孕妇,你不能吼我。”

    江希辰立刻放软了声音,“好好好,孕妇大人,你吼我吧。”

    安筠笑笑,安稳靠在江希辰怀里,身后跟着双方的爸爸、妈妈。这就是他们一个完整的家了,以后这个家还会更完整,这样真好。想着,她趁长辈不注意,偷偷揽住江希辰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江希辰脚步一顿,没有做声,但是嘴角却轻轻地上扬了,抱着安筠的力道也紧了紧。

    怀里就是他的全世界了,花了那么多心思、手腕,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以后他们也会一直这么幸福地手牵手走下去的,一定。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竹马是暴君最新章节 | 竹马是暴君全文阅读 | 竹马是暴君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浙江6加1玩法说明 海南飞鱼投注技巧 南国彩票论坛特区 河南11选5没人玩吗 竞彩网足球比分直播
pk10不定位34567打法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 北京辛运28骗局 浙江6加1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