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萌萌的幸福嫩草 > 第十九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十九章 作者 : 陈毓华

    【第十章】

    热恋中,情意浓稠的男女婚也求了,钻戒也买了,不过但是好像似乎……漏掉了一个什么很重要的步骤。

    没错,想把人家的女儿带回家,无论怎样都要经过家长那一关吧?

    可那个巴不得马上把她拖进礼堂的人去了美国,要两个星期才会回来。

    十四天,是他缩节一切行程,最后归纳出来的时间。

    他非走不可,尹的夺命连环Call直逼奸臣秦桧的十二道金牌,美术书法展开幕在即,多少名门贵妇,多少收藏家等着要见他,他这主人要不现身,就没戏唱了。

    美国有尹坐镇,她帮不上忙,去了,也搞不好只会帮倒忙,她选择乖乖的在家和黑珍珠作伴,等英昙回来。

    她照常打扫工作室,照常上语文课,照常带黑珍珠去溜达,陪它玩,照常接电话。

    文艺圈很小,英昙现身台北的消息早就传遍,只是他很少见人,因为一贯的低调,许多人对他的面貌不熟悉,但身为接线生的她还是会常接到同行的艺术家、监赏家,或是画廊、有影响力的艺文学者、名流的电话。

    这些人无非要约吃饭,请他参加宴会、展览,也有不少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消息,得知英昙还单身,竟要给他介绍女朋友……换言之,也就是相亲。

    她常常觉得,现在的传媒真的无孔不入,其实应该说台湾太小,名人没有隐私权,不过这也算有得有失吧。

    她把这些都详细记载在簿子里,等英昙回来,让他自己去决定要见谁,不见谁,吃不吃相亲饭……

    这些天里,两人每天固定一通越洋电话,她这边是晚上,他那边是清晨,常常一个人打着刚醒来的哈欠,一个睡眼蒙胧,但是只要话匣子打开,就有说不完的话,也许也没聊什么特别的,就只是“你吃饭了吗”又或者“你在做什么”。也总会有一个人把自己今天碰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鉅细靡遗的说给对方听,有时候说到没话了,管萌萌会说“挂电话吧”,英昙却不想放过她,“要不你唱歌给我听”。

    这一来一往,经常就是好几个小时。

    但是,英昙最常在电话里叨念的是“我好后悔没把你带来,我好久没甜品吃了”,他想极了她。

    这家伙!念念不忘的就这个!

    “你一定要等我回家。”

    “一定。”

    这两句也是他们在电话里一定会说的。

    管萌萌有时候想着想着,她和英昙要结婚了,还是觉得不实在。对她来说,人生的起伏高低,都没有草稿可以打的。

    他还说等他回来,要去向管爸管妈提亲,只要两老答应,他会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

    婚礼她不希奇,但是想到能和英昙厮守一起,在幸福蓝图里,有他、有她,这样就足够了。

    自从英昙去了美国,管萌萌每天都会在自己的行事历画一条杠,划着划着,横杠越来越多,她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他就快回国了。

    这天,她接到管璇电话。

    几句话后,本来带笑的脸不见了,“……我知道了,我搭最快的车回去,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在哪里……”

    挂掉电话,她沉着脸,什么都没收拾,抓起包包,倒了饲料,踏出门,在门口喊来正在院子里翻着肚皮晒太阳的黑珍珠,摩挲它的大头颅,“我要出去,你好好看家知道吗?”

    “汪!”

    管萌萌很快的离开,叫了计程车,直奔火车站。

    管爸摔伤了。

    因为从高处跌下去的那个刹那头部先着地,所以送到医院的时候,人是昏迷的。

    管萌萌赶到医院的时候,只见管妈、管璇和好几个纸寮的老师傅都在候诊室外,每个人都是忧心忡忡。

    “妈,管璇……情况怎样?医生怎么说?严重吗?要不要紧?”她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连珠炮的抓着管璇问。

    “初步诊断,医生说有些皮外伤和骨折,现在正在做进一步的检查。”

    “吉人自有天相,爸不会有事的。”她反过来安慰弟弟,一开始就表现了身为长姊的坚强。

    看见管萌萌出现,不知道为什么管璇一颗吊在半空的心就好像有了着落,渐渐归位了。

    他想起当年家里濒临破产时的状况,那时候的管萌萌也是这样,即使兵荒马乱,爸妈都没有了主意,她也只是坚强的说:“只要我们齐心合力,一定能度过难关的。”

    “是啊。”不管是乐观还是自我安慰,总比一开始就哭哭啼啼的好。他也相信老爸不会有问题的。

    “你让师傅们回去吧,叫他们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她对着那几个熟面孔的老师傅点了点头,吩咐管璇。

    他点头,很快照她的话去做,管萌萌这才走到管妈身边坐下,“妈。”

    管妈红着眼圈,肿着眼皮,看她的样子是已经狠狠的哭了一场了。

    这也难怪,父母的感情一向很好,做了一辈子夫妻,突然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忧伤担心。

    她圈住避妈的肩膀,只是这样抱着母亲,什么都没说。

    “萌萌……你爸……”管妈又哽咽了。

    “妈,你哭成这样,等一下老爸醒来你这些眼泪可就自流了。”

    “你这孩子……”

    他们等了又等,总算等到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管爸人清醒了,头颅有部分瘀血,但不影响脑部运作,所以还不到动刀的情况,让瘀血自己慢慢吸收就好了,但毕竟是有点年纪了,禁不起摔,除了小腿骨折,其他骨骼也都有裂痕,至少要卧床休息两个月。

    听见这消息,三个人总算放下一直悬挂的心。

    管爸住院期间,管璇得顾着纸寮走不开,所以三个人协商,他负责晚上的看护,白天则是由管萌萌和管妈轮着来。

    说是轮着来,管萌萌也不忍心管妈在医院和家里来回奔波,她很自然的担负起了大部分的照料工作。

    照顾病人事情多又杂,偶尔偷空就想打盹,这忙来忙去,有时候会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这天,替管爸擦过手脚,管萌萌昏沉沉的趴在床沿就睡着了,蒙胧中,觉得病房里卷进了一阵风,感觉有人瞪着她看,然后就觉得身体一暖,好像有人在她身上盖了衣服似的。

    是谁来了?管璇还是妈?

    眼皮睁不开,既然有人来,她也就放下心的睡着了。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沙发床上的,全身裹得紧紧的。

    本来嗡嗡翁的低声讲话声因为她的清醒终止了。

    “——英昙。”她揉眼。

    她在作梦吗?梦见了英昙?

    最后的瞌睡虫被她揉光了,她终于确定不是梦。

    他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穿着长外套坐在床边和管爸说话,一见她从沙发床起来,就踱了过来。

    “你回来了?”掀了薄毯就要下来。“什么时候到的……怎么知道我在这?”

    他看着她,看她的发,她的眉,她的眼,她的一切一切贪心的用眼睛吞噬着。“我真想打你一顿。”他叹气。

    “蛤?”

    他伸手触摸她暖暖的颊,“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打越洋电话,家里没人,打手机,手机关机状态,揪着一颗心匆匆往回赶,没有人接机也就算了,青天霹雳还在后面,回到家,一间空屋子,只有黑珍珠对着他摇尾巴,他心心念念的人到处找不到,差点发狂。

    忍着怒意和着急,他拚命的打电话找人,这才知道她回了老家。

    呃……她终于迟钝的想起来,她一直忘记打电话给英昙,说一声她人在老家。

    最惨的是她回来几天了?

    那天回来得匆忙,手机到后来居然就没电,想到要去充电的时候又被别的事情耽误,这一来二去,竟然把它给忘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捉住了他的手,他的指尖冰凉。

    不见时,不觉得想念,见到了人,才知道有多想。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疯掉?”因为看不到她,以为她又不见了,不要他了。

    她把他的十指包在自己小小的手里,努力想呵暖它,却一把被英昙抱进了陵里。

    他的胸膛是她习惯了的气味,闻着,感觉着,心里无限的安心。

    “咳……有话去外面说,去去去……”管爸看不下去。这两个孩子的眼里根本只有彼此,那情意藏都藏不住,整个就是两人世界,他这老头子根本二禺瓦的电灯泡。

    两人来到医院的小中庭,秋夜凉风徐徐,白天的烦躁都不见了。

    来到人少的花园角落,英昙一把将管萌萌搂入怀里,将她的气息悉数封入口中,久久不放。

    “我的甜点。”他怀念。

    两人静静相拥,只是这样互相取暖着,心窝里也是暖的。

    英昙蹭着她的脸颊。“这些天,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也很想你。”

    “有多想?”他两眼发亮,闪烁得像天上的星子。

    “这样……”她抽离英昙的怀抱,用手比了一下宽度。

    不满意。

    “要不这样?”手拉得更宽了。“再不满意我没办法了!”

    “满意、满意。”英昙再度抱住她。

    “我们的事你跟爸说了?”

    “什么事?”他装蒜。

    “没事。”不说拉倒。

    “有啦有啦,说了。”管爸起先是惊讶,看了他半晌,很慎重的告诉他这事要回去和管妈商量。

    至于结果,他是保持着乐观的态度。

    “说得不清不楚,你到底是怎么跟我老爸说的?”有人追根究底了起来,一脸好奇。

    “我只是跟管爸说,我在你们家混吃混喝,本来就是他的半个儿子,要是你嫁给我,儿子变女婿——半子啊,女儿没有变成泼出去的水,又多了个儿子孝顺,当然划得来!”

    “你这油嘴滑舌的!”她娇嗔。

    “我对你只有一颗真心。”他叹息。

    她笑得轻甜,伸手握住他的手。

    只要她伸手,英昙总会紧紧握住,她想,和这一个男人牵手走下去,会幸福的。

    他们结婚那天,天气晴朗得像五月天。

    管萌萌主张不要铺张宴客,只要去登记结婚就好了,英昙却觉得既然是喜事就要让街坊邻居沾沾喜气,祝福越多,总是越好。

    于是管爸乐呵呵的去请了附近最出名的总铺师来办流水席,席开六十桌,就摆在家门口和纸寮的空地上。

    管家人缘本来就好,邻里一知道管家要办喜事,能帮忙的来帮忙,登门祝贺的来祝贺,客人简直可以用川流不息来形容,整条街喜气洋洋。

    新郎官在这条街毕竟也住饼那么多年,就算很少打招呼,熟面孔总是有的,在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新郎官物尽其用的被管璇拉出来权充招待。

    大喜的日子,他的嘴一直是咧着的,送往迎来,人和气得不得了。

    但是那笑在看见一个站在远处的影子后凝结了起来。

    那远远站着往这边看的人,是英昙的妈。

    英昙看见她,她也看见了自己的儿子。

    他没有动,也没有转头就走。

    那妇人泪如泉涌,慢慢转身走了。

    他幼时的遭遇是难以磨灭的痛,至今仍有芥蒂。

    有很多事情需要时间,说原谅,要一下就和好如初哪有那么容易……也许吧,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能真的拨云见日也说不定。

    英昙旋足转身进了屋里,撇去心中的阴霾,这间房子里震耳的笑声中有他即将得到的幸福,他的幸福,他来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萌萌的幸福嫩草最新章节 | 萌萌的幸福嫩草全文阅读 | 萌萌的幸福嫩草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四川时时彩怎么玩 中国福利彩票深圳风采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2014博彩66免费白菜 重庆时时彩倍数计算
河南快赢481最新遗漏 广东好彩1app下载 江西体彩多乐彩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