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 > 言情小说 > 29岁的圣诞节 > 第十章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29岁的圣诞节 第十章 作者 : 湛清

    天空有点陰险的,但丝毫不减人们活络的热情。

    穿过街角,迎面而来的刺骨冷风让她兜紧身上的外套。她身上穿著的衣服是三年前两人一起去买的,手里的手套是他送给她的羊皮手套。这些回忆不知在她脑海里翻腾过多少次,但再次踏上这块土地,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他的影子。

    他怎能怀疑她爱的是哪个他?

    她真的分辨不出来,对她来说,他就是他,是季寻也是杰森。是那个总喜欢穿著高领毛衣,英挺得教人心折的身影,是那个微笑起来温柔的脸庞,是那个说话带着霸气,与大男人莫名自尊的他。

    “妈咪,圣诞老公公会不会记得我的愿望?”

    一个稚嫩的声音走过沐兰的身边。沐兰循着声音,看到一个女人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那孩子戴着可爱的帽子,全身裹得像颗小包子,手里还有一袋糖果。

    “当然会记得,因为他是圣诞老公公啊?”显然是母亲的女子捏了捏孩子的手,从她身边走过去。

    洛克斐勒广场上人来人往。

    原本就是观光景点的地方,已经满是圣诞节的布置了,广场前的溜冰场也开放让民众下去溜冰。

    广场前的那个花园妆点得相当热闹,有红有绿。左右两排吹号的天使雕像,依然发出灿亮的光芒,像征着幸福的预兆。

    她也能得到幸福吗?

    二十九岁的圣诞节哪!

    是她生命中重要的转折点,今天她或许可以重新得回睽违三年的幸福,或者就此与那个心爱的男人擦身而过,各自过自己的生活。

    那么她恐怕再也没有勇气踏上纽约这块土地了吧?!太多的回忆是太多的感伤,忽然她有点羡慕起季寻了。

    “如果失忆的是我,你会等我吗?你会找我吗?”她无声地问。

    看着行人来来去去,不是一家子出来逛街凑热闹,就是三五好友一同来溜冰,只有她是个异类。

    三年前她也是这样站在街角,时而看着对面的圣派翠克教堂,听着教堂的钟声响起,却也没有盼到属于她的幸福。

    那天,当她在这边等的时候,季寻正在不远处穿过第五大道来找她吧?她仔细回想着自己是否曾听到车祸的噪音,是否过于专心的等待教她忽略了周遭发生的事情?

    如果当时她就发现,那么今天的她与他又会是如何的景况?应该不至于分开吧?或许在他家里一起煮着中国菜,或许在溜冰场里溜冰,或许各自秘密地为对方准备礼物,或者还在帮圣诞树做最后的布置……

    这些都只能成为一个谜了。

    她无从得知如果当初没有错过会有什么结果,或许她嫁给了他,却发现他的大男人主义超乎她的想象;或许他娶了她,却发现她陰郁忧愁的一面也不同于他所认识的她……

    “别想了吧?”她拍拍自己的脸颊,发觉脸上已经贴上细细的雪花了。雪花落在她脸上、身上,碰触到皮肤的温度,缓缓地化了。

    就像她的爱情,碰触到现实的温度,化了。

    “姐姐为什么哭?”

    直到一双孩子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裙摆,沐兰这才从这些冥思中醒过来。

    “什么?”她跟着蹲了下来。

    “圣诞老公公没有听你你要的礼物吗?妈妈说今天早一点睡,圣诞老公公才能帮你送礼物来哦?”童言童语却是认真无比。

    她一摸才知道脸上竟然有两道泪痕,轻轻地抹去它,笑着说:“这样啊,那我记得了。”

    “记得要把袜子放好哦?”天真的脸蛋微微笑着,临走前还不忘叮咛。

    “好,我记得了。”她笑着目送孩子跟着父亲走开,眼里既酸又热。

    圣诞老公公?

    “要真有就好了。”她轻声地。

    温馨的节日,热闹的气氛,衬托出她孤绝的处境。冷风中、细雪里,没有情人温暖的手,益显凄凉啊?

    或许她该回台湾了吧,至少台湾没那么冷,也没这么多人在过节,可以少几分凄凉啊?

    一阵风起,雪花开始飞舞起来。

    下午三点多,一个匆忙的身影穿过第五大道,一辆疾驶而过的出租车差点擦撞上那个高大的男人。一个灵敏闪身,风衣的下襬都跟着飞舞了起来。

    原本神色匆忙的男人愣了一下,记忆里某块砖头松动的感觉,让他顿时定住身子极欲捕捉,几个片段像撕碎的画布般在跟前掠过。

    一样的尖锐煞车声,一样急欲赶到目的地急切的心情,还有钢铁碰撞在身体的奇异触感,片段片段像闪光灯般闪闪而过。

    “你找死啊!”出租车司机伸出头来一阵咒骂。

    咒骂声将季寻拉回现实,从那一片片的碎片迷雾中清醒过来。他恼怒地瞪了司机一眼。该死!罢刚明明想起什么的?

    不理会身后的骂声,他穿过马路,急切地寻找着那个纤细的身影。

    “几点了?该死、该死!”他咒骂出声,手表指着四点钟,天色都暗了。

    昨天晚上沐兰一离开,他就后悔了。

    她离开时的凄迷眼神至今仍清楚地停留在脑海中,为了找她,他在纽约各个旅馆跑来跑去,却查不到她的踪影。

    直到天快亮了他才回家,却在早上累极昏睡过去。一睡醍,差点没时钟的刻度给吓死!

    他跳地离开沙发,随便抓一件外套就出门,请司机狂飙了半天,这才抵达洛克斐勒中心广场。

    但她人呢?

    走了吗?她等多久了?想必很久了吧!

    他急切的身影穿过人群,穿过一棵棵装饰好的圣诞树,甚至踏进溜冰场中寻觅,惹得前来溜冰的人一阵阵抗议的叫声。

    没有!

    没有她!

    “沐兰!沐兰!”他一边放声大喊,一边在每个吹号天使的下面仔细寻找,来去的人全好奇地看着他犹如热锅上蚂蚁似的动作。

    他随手抓了个人就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一个东方娃娃!一个头发很长,清秀又灵巧的女人!”

    一个个人在同样的问题后,全以摇头作答。

    天色慢慢暗了,冬天的日照短多了。小小的黄色灯泡一一点亮,七彩的灯光点缀着寒冷的夜空,然而他的心却如坠冰寒地狱……

    “沐兰……”他痛苦地低喃着她的名字,不知道三年前她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等着他?

    是站在那个天使的下面吗?

    他彷佛可以看见那个清瘦的身影呵着冰冷的双手,孤单地望着来来去去的人影,眼底的希望光芒随着灯火点亮的光芒一一熄灭……

    他痛极了!

    现在他已经不管她爱上的是哪个他,他只要知道自己爱上的是她就够了?在爱情的面前,果然让他映像出自己固执不化的那一面。他从来看不见这个,直到昨天她转身离去的身影敲醒了他。

    “沐兰!你不要放弃我……我不能失去你……”他低喃着,随即慌惧地想到,他根本没有她的联络方式,没有电话、地址,就连她住在台湾的哪个城市都不知道。

    天哪?当年她就是这样无助的吧?苦苦地等不到人,无论再如何苦寻都毫无线索,最后因为签证居留期已到期,才不得不离开美国。

    他无法想象这段恋情究竟带给她多少的痛楚与煎熬……

    沐兰!

    她离开美国了吗?她回去台湾会接受别的男人追求吗?天哪!那个姓伍的家伙一定会继续黏上去的,该死的!懊死的!

    他懊恼地用拳头捶着墙壁,忽然一个画面一闪而逝……

    飞舞的雪花中,女人的笑靥开朗又可爱,不停地旋转、旋转,身后的景物跟着飞逝、飞逝……

    溜冰?

    他脑中灵光一闪,他与她曾经去溜冰……

    不是这里,四周的景物不像,那会是哪里?这附近的溜冰场有哪些?

    “会不会是那个?”他脑中灵光一闪,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就走。

    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破碎的记忆却一一在跟前浮现,他一一的拼凑出来,那张图愈拼愈完整……

    他想起来了。

    可是太晚了吗?是否太晚了呢?

    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他反而害怕面对答案。万一她没来,他承受得起这种打击吗?她花了三年时间找到他,那他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她呢?

    空旷的溜冰场因着天色变暗,人已经散了,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还在上面。四周的灯泡亮了,雪花也继续飘着,一切就像三年前一样。

    只是他身边再也没有她了?

    空茫的苦楚无边无境地朝他扑来,他毫无抵抗的能力。

    “沐兰……”痛苦地将脸埋进手掌中,其实他真正想做的是掐死自己。

    他在雪地里跪坐下来,整个身子蜷跪在冰冷的雪地上,身子颤抖着,肩膀耸动着,泪水奔流着……

    伴随着记忆的苏醒,痛楚与绝望加地冲击着他,让他忍不住满腔的悲哀,跪伏在苍茫的雪地中,痛哭!

    一双红色的靴子停在他模糊的泪眼前。

    他眨眼,靴子还在;再眨眼,靴子并没有消失!

    “是你吗?季寻!”

    这个声音就像是天使的声音般从天而降。

    他惶惶地抬起头,看见那张俯看他的脸庞泛着温柔的光芒,而她脑袋后面的光芒宛若光圈一般。天使!

    “你怎么会在这里?”沐兰蹲下了身子,冰冷的小手拭去他脸上的泪痕,轻柔地问。

    “沐兰!”他愣了愣,然后张大双臂用力地将她锁进臂膀间,紧紧地、紧紧地像要把她捆住一样。

    “季寻!”她原本还讶异地想转头看他,但他那种绝望的紧箍让她体会到他激动的情绪。她释然了,温顺地将脸埋进他的怀抱中,叹息地唤:“寻……”

    觉察到他的身子还在颤抖,她伸手紧紧地环抱住他,一整天空茫的酸楚终于落了地。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有等到你,以为你不来了。”她打算来这边再看一看后,便要搭机离开纽约了。“正要去搭飞机呢!”

    “不准、不准!”他害怕地紧抓住她。“不要走!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先说先赢吧?天知道慢着不又会发生什么意外?!

    他吓死了,一次就够了!

    “你……”她讶异地看着他紧蹙的浓眉,看着他的眼睛,他挺直的鼻梁,他嘴唇的线条。在他就要屏息而死时,她轻轻地吐出一句:“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这几个字敲击在他心上,蔓延出狂喜来。

    “沐兰!”他的唇捕捉住她的,再也不放手了,再也不了!

    雪依然在飘着,起风了,雪化在他们周身漫舞着,舞着人生的迥旋曲,舞着爱情的交响乐章。

    只愿人生再无遗憾哪?

    幽暗的室内,唯一的光源是壁炉里温驯的火光。木材哗哗啵啵的声音像跳跃的音符,敲打在宁静的夜里。

    “你看,下雪了。”

    慵懒地身陷在长毛地毯与坚实的男性躯体间,女人的身子欠动着,抬起身子远望落地窗外无声飘落的雪花。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光luo的肩膀上。“下很久了。”

    “如果我说三年前我们就是这样躺在这里,你会不会又生气?”她抬头看向他温柔阒暗的眼眸,轻拢着眉头问。

    他伸出手指抹去她眉间的皱折。“我不再做那种跟自己吃醋的蠢事了,蠢事干一次就够了。”

    “是吗?”她慧黠顽皮的笑容蔓延开来,手指轻刮过他已经浮现青髭的下巴,大有取笑的意味。“就算我爱的是季寻也无所谓?”

    “是啊?”他顽皮地含住她顽皮的指,缓缓恬吮了起来。

    她红着脸怞开手,指头画过他光luo的胸膛,引起他一阵战栗。

    他轻轻地拉她躺靠进怀中,轻柔地拨弄着她又长又直的秀发。“谢谢你为我留这发……”

    “你喜欢吗?”她轻轻地问。

    “喜欢。”他咬住她细致的肩膀。“尤其喜欢你坐在我腰上,在我一次又一次深入你的时候,那种迷人的波浪……”

    “唉呀!你做什么说……说得这么……”色?是让人难为情呢?

    “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忘了刚刚的感觉?”他一脸正经地。“没关系,我马上治好你的失忆症?”说着大手就罩住了她胸前敏感的突起,腰下几个戳刺,暗示着他仍不止息的欲望。

    “你……”她没好气地捶了他一下。“你刚刚才……怎么又……”

    他笑着放松了手里的重量。“想要补足这三年的分,恐怕要不少体力呢!”

    “谁让你补的!”她红着脸。“再说,你这三年难道真的守身玉吗?那蜜雪儿是路人甲喽?”说到这个她就有气。不说没想到,还有这笔帐没算清楚呢!

    “冤枉啊,大人。”他赶紧举起手。“蜜雪儿根本已经结婚了,不信你可以问她。”

    “因为她结婚了,所以你不得已才选我?”她故意找碴。

    “不得已?我跟你说,选她才不得已呢!”他苦笑着。“自从三年前跟她分手,我们就保持着朋友关系,我们分手你也是知道的,难道你忘了?”

    “是吗?”她怀疑地瞪他一眼。“那你那天干么陪她去看戏,还带她回家?送她回去后还那么晚才回来,谁知道你在她家干了什么好事!”

    “我……”他现在才知道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我是故意气你的,其实我送她回家时车子可没熄过火,之后开车在外面晃了好几个小时呢!”

    “请问季先生,我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得罪你,让你要这样伤害我?”她犹记得躺在他床上等他时,心底那种凄迷的苦楚呢!

    “因为我……嫉妒!”这下换他羞赧了。

    “嫉妒?为什么?”她讶异地从他怀抱中起身。

    “嫉妒你跟理察那老家伙那么好,又说又笑的;还有,他搂着你的样子实在太难看,刺眼极了!”他说得头头是道。

    “嗯哼。”她冷哼一声。

    “好吧!是我的错,但我讨厌别的男人得到你的笑容。”他像个闹别扭的孩子紧搂住她,执意要霸占她的全副注意力。

    她叹息。“你这样,往后我继续工作,你不是要喝醋喝到吐?”

    “工作?你还要工作吗?”他以为结婚了,她应该可以不要工作了,但显然她不是这么打算的!

    没错,今天晚上他动用所有关系去挖出需要的人等,硬是在平安夜结婚了。他可无法忍受再一次的意外?

    “不行吗?”她斜眼看着他,看他的大男人主义敢嚣张到什么地步?

    “呃……没有。”他赶紧了回去。“我只是怕你丢下我当怨夫,每天在台湾当你忙碌的主持人。”然后身边还有一堆苍蝇飞来飞去,他甚至无法在第一时间一一把他们打死!

    “工作可以调整啊?美国这边也不是没机会,或者我也可以尽量改成特约制作人,少参与幕前的工作。”再困难的难题他们都遇过,这个算什么呢!

    “这样好,你喜欢台湾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回去住,但是一定要我陪……”

    “为什么?”

    “因为我离不开你!”他撒娇地搂住她的腰。

    她没辙地任他毛手毛脚。

    “不要以为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匆匆的结了婚,回台湾要让我爸妈知道,铁定会打断一双腿的。”想到母亲会有的反应,她头都肿了。

    “那就不要回去了!”他将她压进柔软的地毯间,拉起薄被盖住两人的身子。

    “怎么可以?”她翻了翻白眼。“我们还是得取得我爸妈的同意,不如先不要说我们结婚了,反正在台湾还是需要再去登记的,我们就当我们还没结婚,你跟我回去见爸妈……”

    “停!”他打断她编织的计划。“我们明明都结婚了,为什么要说还没结婚?”对于这个方法,他可是不满意极了。

    “这只是权宜之计嘛?只是在我爸妈同意之前我们可能要住在家里,还有你要收敛一点,不能在他们面前毛手毛脚,我父母是很保守的人……”

    “什么?难道还要我们分房睡?”他低声吼叫。

    她的耳朵被震痛了。“别这么激动嘛?”

    “我办不到?”他气唬唬地宣布。“你是我的老婆,我、的、老、婆!”

    “好好好──”她赶紧安抚着。“我知道,我知道。”天哪!男人要是“鲁”起来比土著还难沟通。

    他恨恨地吻上她……

    “季……寻!”她的抗议在欲望间浮沉,无奈他的魅力太大,她抵挡不住啊!

    等一下,等一下一定要他说清楚。

    她在迷迷糊糊之间这么想着。

    窗外的雪继续飘着,恋人间的故事继续往下走,平安夜的幸福钟声缓缓地响遍世界每个角落……

    你许愿了吗?

    记得准备好袜子哦──圣诞老公公或许就给你送幸福来了呢!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上一章   重庆时时彩61期开奖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29岁的圣诞节最新章节 | 29岁的圣诞节全文阅读 | 29岁的圣诞节TXT下载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幸运赛车直播 江苏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乐途网幸运28 淘宝广西快三走势图表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
赌博默示录 云南时时彩开奖助手 云南快乐10分钟 pk拾历史开奖记录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